特别采访:社团法人ai corea会长金泰莲

为了毫无未来的工作埋头苦读的韩国青少年

2018年03月02日16:08  来源:人民网-韩国频道
 

与以往的采访不同,这次采访给人的感觉就像来到外婆家串门。 ai corea会长金泰莲满脸微笑地迎接了我,就好像把我当成了自己的孙女。 但是在她慈祥微笑中仿佛又带着一丝坚毅。 在采访的过程中,她对孩子们发自肺腑的喜爱溢于言表。 当然,对韩国私教育的控诉和家长对私教育趋之若鹜的批判,同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ai corea”中隐藏着一个非常有趣的寓意。 刚开始我还以为“ai corea”的“AI”是韩语中“孩子”的谐音,后来才发现原来是“Adult”与“Infant”的首字母组合。 ai corea不仅仅是面向孩子们的教育,还同时设有成年人教育。

ai corea一直致力于开展面向儿童和青少年的道德素质教育与优秀教师培养。 与此同时,还注重开办婴幼儿教师培养与儿童创意教育项目。 ai corea还是韩国第一家试营托儿所的机构。 此外,由ai corea开启先河的领域还有很多。

金泰莲会长的办公室华丽中不失整洁。 办公室内摆满了颜色鲜艳的人造花和奖牌。 在采访即将开始的瞬间,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金会长似乎郑重地像对方拒绝着什么。 后来才知道,原来对方一直在邀请她担任某女性国际机构的韩国国际理事。 她微笑着对我说,自己年纪实在太大了不适合做这个位置。

“现在我年纪大了,胜任不了喽(笑)。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职位,我自己也很担心。 对不起。”

金泰莲会长就是这样一个左右逢源的名人。

 

洞悉变化的双眼

金泰莲会长对我说,公司之所以能够发展,并不是因为自己这个会长,而是因为员工的激情。

“我一直都在告诫员工们,要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 我们应该时刻保持自己的发展动力。”

ai corea创办了韩国第一家托儿所。 后来,随着托儿所的数量越来越多,渐渐成为了主流婴幼儿教育机构。 而随着托儿所的增加,幼师教育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在我们ai corea中,很多人都认为没有接受培训的幼师不是真正的教师。 这是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品牌价值和培训体系。 36年前,韩国还没有幼儿教育专业。 只有首都地区的梨花女子大学有资格教授。”

当时,首尔以外的地区师范教育几乎处于空白的状态。 全国各地的教师开始纷纷聚集到ai corea接受培训。 但15年前,韩国地方政府推进培训项目,ai corea的教师培训业务也开始随之缩小。

“虽然ai corea培训项目有所减少,但是我们长期致力于建设教师培养基础设施。 我们还主办了各种学术大会或特殊教师项目。 最近,普通教师培训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很多学校甚至会对自己的教师进行二次培训。”

ai corea是幼师培训的代表机构。 然而,除了幼师培训外,金会长还开办了很多不同的培训项目。 她致力于残疾儿童的教育,为他们开办特殊学校。 得益于这些努力,ai corea成功创办了面向残疾学生的韩国育英学校。 该学校连续20年被评定为优秀教育机构。 韩国育英学校不仅包括幼儿教育,还涵盖了小学、初中、高中与职业教育等各个阶段的教育。

“有的时候,连正常人都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更何况身患残疾的学生。 自闭症儿童更是如此。 我认为,残疾人也有权接受同等的教育,教育不应该只局限于正常的学生。”

金会长开始谈到“ai corea”的名称诞生的由来。 ai corea的前身被人误解为“新时代育英会”、“育英财团”等机构后,金会长果断更改了机构的名称。

“之所以这么起名,是因为我希望机构能够更加国际化一些。 其实,Korea的首字母并不是“K”而是“C”,应该叫做COREA,而日据时期才改成Korea。 我认为,政府应该把Korea改成Corea。”

金会长还在十年前成立了面向问题少年的教育机构“ai zone”。 这同样是一家试营机构。 3年后,首尔市出现了12家同类机构。 金会长将问题少年称为“心灵受到创伤的儿童”。 她认为,相比于盲目批判问题少年,当务之急是治愈他们内心的伤痛。

“精神科医生们认为,治愈问题少年是自己的责任。 但孩子的父母却十分排斥精神科,对精神科有一种本能的抗拒。 更何况是在面向问题少年的治疗研究中心已经成立的情况下。”

金会长认为,除了儿童教育机构外,面向成年人的教育机构同样不可或缺。 毕业于心理学专业的金会长,在2年前成立了成人心理咨询机构。 今后,成人心理治疗机构有望达到25家。

金泰莲会长强调应该迅速判断变化趋势。 她时刻都致力于研究新的领域。 金会长成立了韩国首家残疾人治疗中心。 同时也是韩国研究女性学和女性心理学的第一人。 而金会长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研究与成果,都是得益于她能够迅速地判断出趋势的变化。

“领袖需要拥有一双洞悉变化的眼睛。 固步自封、安于现状终有一天会被落后淘汰。 这样的人并不是一名合格的领袖。”

私教育? 死教育!

金泰莲会长还严厉批评了韩国的教育,甚至认为要进行彻底的改革。

“还记得上次大选时安哲秀候选人说过的话吧? 如果自己当选总统的话,就撤销教育部。 这意味着韩国的教育已然出现问题。 长此以往,韩国必然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落后于其他国家。”

金会长表示韩国教育的现状依然没有改观。 随着时间的流逝,私教育支出越来越高,甚至出现了以私教育机构的学区。 每年因沉重的学习压力导致的青少年自杀率也居高不下。

“几年前公布了一个统计结果,说的是韩国孩子的私教育费是每月24万韩元。 由于这是一个全国范围的普查,所以真实的数字肯定远高于此。 因为如果真的只有24万,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了。”

金会长还提到了低生育问题。 她表示私教育的负担导致人们不愿意生孩子,并认为公共教育成为主流时,低生育问题也将得到解决。

“现在主导权已经被私教育夺走了。 甚至连升学咨询都要在补习班进行。 学生们甚至认为补习班的重要性大于学校。 公共教育教师的权威性正在逐渐下滑。”

金会长参加了多个低生育相关政府部长级会议。 会议中,她都极力主张恢复公共教育的主导地位。 但是她的观点并没有引起部长们的注意。 反而以“美国奥巴马都说韩国教育非常优秀”为由成为众矢之的。

“阿尔文?托夫勒曾经说过,韩国学生每天都要在学习不必要的知识上花费15个小时,为一些没有未来的工作做准备。 既然有这么多问题,我们为什么不加以解决呢?”

在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部分高学历者也开始重新选择2年制大学,接受专业职业教育。 可笑的是,他们曾经也是高强度私教育的受害者。 金会长还表示,韩国的父母和学生都非常不幸,教育革命势在必行。

“韩国的三岁孩子中,有57%都去补习班,五岁孩子甚至有80%都在读补习班。 在所谓的英才教育下,孩子们从三岁就要开始学习数学。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尚未发育的孩子怎么能够如此高强度地学习。”

不过,金会长并不主张无条件废除私教育市场。 她只是希望孩子们能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她认为,相比于热火朝天的私教育,真正为孩子未来着想的教育才更加重要。

 

道德素质教育,家长为先

“釜山青少年施暴者为什么会以这么惨不忍睹的手段殴打一个孩子?”

金泰莲会长还提到了最近引起公愤的釜山青少年暴力事件。 釜山青少年暴力事件浮出水面后,相关事件更是屡见报端。 那么为什么青少年暴力事件会屡禁不止? 对此,金会长回答说,是因为施暴者缺乏正规的“道德素质教育”。

“有没有想过什么样的人会成为一个行业的先行者? 那就是做自己喜欢且擅长的事情的人。 高考至上的教育是一种错误的模式。 而且有很多韩国家长都抱有一个错误的观念,认为孩子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就等于成功。”

对于对应试教育执迷不悟的父母们,金会长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她认为素质教育比应试教育更加重要。 然而,很多父母担心孩子的学区问题。 很多父母根本对孩子未来的幸福一无所知。 尤其是那些反对设立特殊学校的家长。

“学生家长们都已经下跪了。 我实在不清楚特殊学校和房价下跌有什么必然联系。 父母有如此思想,孩子们又会好到哪去呢? 可能孩子们长大后也会像父母一样,不懂得关照他人。 我的心情真的非常复杂。”

“ai corea”还致力于通过bestbuddies项目,让残疾人学生与非残疾人学生交朋友。 其实,这个项目对正常学生的帮助反倒更大。 正常的孩子在与残疾学生接触和玩耍的过程中,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很多父母都不清楚道德素质教育的重要性。 明明是一个很好的道德教育机会,硬给扣上了厌恶设施的帽子。 这样的父母真的不在少数。”

金会长接着谈到了家长教育的重要性。 为了解决低生育问题,韩国在过去十年共投入了100万亿韩元的巨额资金。 然而,2016年韩国的生育率却仅为1.17,远低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1.68)。 低生育的原因有很多,但是私教育费用支出增加与生育率成反比同样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孩子和家长都应该接受教育。 ai corea里也开设了家长教育项目。 不过,来的基本上都是没有必要接受教育的父母,真正需要的人却不来。”

金泰莲会长还强调了教师的态度问题。 如果学校的教师为学生提供了完善的教育,私人教育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大行其道。

“师范学校毕业并不意味着就是一名合格的教师。 素质不够或者不热爱学生的教师还有很多。 我认为,为了孩子们的成长,我们需要培养出一批真正有素质的教师队伍。”

梦想有多大,未来就有多大

我问到了金泰莲会长的童年和家人。 在回忆童年时,金会长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她的父亲是日据时代的学校校长。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镇压,只能转移到乡村地区当校长。

“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搬到乡下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村里还没有通路。 父亲是村子里的名人。 街坊有人生病,父亲就是医生; 街坊有人没米,父亲就给他们送米。 在这种环境的耳濡目染下,我学会了与人分享。”

金会长从未将自己的子女送补习班学习。 然而,她的子女最终却都成为了优秀的领袖。

“没有必要强迫孩子学习。 让他们做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如果想让孩子成为领袖,就要让他们学会思考和自我反省。 哦,对了,我的孙子也不上补习班(笑)。”

但是,金会长也担心自己的孙子不上补习班,可能交不到朋友。 金会长因为孩子的交友问题,也曾经考虑过将孙子送到补习班,但由于超前教育的问题被补习班拒绝。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的孙子前往美国留学一年后,成为了学校的网球选手。 金会长给我看了和孙子的聊天记录,连连笑着说道。

“这小家伙原来是喜欢踢足球的。 不过,现在找到了自己的另一个特长,过得也很开心。 并不是因为我是一名学者和教育者才讲这么多大道理,为人父母应该帮助孩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的童年也是这么度过的。”

金泰莲还说:“梦想有多远大,未来就有广阔。” 她至今仍然有自己的梦想。 在梨花女子大学退休后,金会长想过去神学院。 但是由于工作繁忙未能如愿。 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她表示有机会希望接受正规的圣经教育。

“当今社会Well-being已经变成了Well-dying。 虽然挑战一项新领域并不容易,但是我想开发一种面向老人的教育项目。 我曾经在美国UCLA大学发表过关于生死态度的研究论文。”

金会长对老年人心理学非常感兴趣。 她认为,正面对待死亡的人往往是“生活充实且有意义”的人。 他们并不惧怕死亡。 但是,自私自利的人或人生空虚的人往往会惧怕死亡。

金泰莲会长强调,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培养“端正的人品”。 为了成为真正的领袖,端正的人品是必不可少的素质。

“气量狭小的人永远都无法成为领袖。 要想成为一名领袖,首先要成为一个品行端正的人。 倘若我们的教师、父母和所有的成年人都能有这样的想法,韩国教育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在采访金泰莲会长的时候,我时不时会想起自己的外婆。 外婆经常对我说:“学习成绩不好没关系,但一定要做一个品行端正的人。”

采访进入到收尾阶段时,我透过窗户看到了来来往往的孩子们。 他们看起来都很幸福。

采访/《领袖世界》发行人刘承龙 文/李珉熙

本文来源:《领袖世界》 www.leaderpia.com

(责编:实习生、李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