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慰安妇”题材影片将观众带到一个个充满悲伤的瞬间

“让人们永远铭记那段悲惨历史”

本报驻韩国记者 陈尚文

2017年11月01日14: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日本一再否认“慰安妇”历史事实,引起韩国民众强烈抗议。图为今年年初在韩国首尔的日本大使馆前,“慰安妇”受害者出席集会活动。新华社发

继反映日军强征“慰安妇”题材电影《鬼乡》在韩国引发强烈反响后,近日,该影片导演又推出一部相同题材的纪录片《鬼乡,未完的故事》,当地民众对影片的反响依然热度不减。韩国舆论指出,由于日本一再否认历史事实,“慰安妇”问题依旧是“现在进行时”。

“即便是死去,也要把这段历史留下来”

1943年,无忧无虑的14岁朝鲜少女正敏被日军强行抓到中国东北充当“慰安妇”。在这里,她遇到了一群年龄相仿、遭遇着非人待遇的女孩们。2016年,讲述“慰安妇”故事的电影《鬼乡》上映,走遍10个国家的60余个城市,放映逾9万场,累计吸引358万人次观影。从1995年的《微弱的声音》,到今秋的《鬼乡,未完的故事》《我能说》,韩国国内以纪录片、故事片等影像形式记录着对日本“慰安妇”问题的故事和态度,希望让更多民众知晓和关注。

《鬼乡,未完的故事》是电影《鬼乡》上映一年半后推出的纪录片,影片中“慰安妇”受害者的证词视频和电影幕后故事穿插,将观众带到一个个充满悲伤的历史瞬间。影片中,金学顺老人说“那些悲惨遭遇,如何一一用语言描述”,李荣洙老人说“即便是死去,也要把这段历史留下来”。

《鬼乡》系列导演赵正来告诉本报记者,电影的拍摄灵感来源于2002年做义工时看到的一幅名为《被焚烧的少女们》的画作。画中的慰安所被黑色浓烟笼罩,少女们被烈焰焚烧,周围是持枪的日军士兵。这是“慰安妇”受害者姜日出老人接受心理治疗时画下的。与老人们进一步接触后,赵正来决定用电影记录历史。历时14年,75270人众筹了1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10万元),经历重重挫折,电影最终得以完成。

结识赵正来以来,他时常把“谢谢”挂在嘴边,“这么多人加入其中,因为大家都坚信正义与希望犹存。”他告诉记者,纪录片名为“未完的故事”,一是因为收录了正片中一些删减的故事和画面,二是日本“慰安妇”问题还没得到解决,不存在“时效”二字。

“我所经历的比电影残酷一百倍”

《鬼乡,未完的故事》首尔试映会结束后,记者见到了“慰安妇”受害者李玉善老人。“我所经历的比电影残酷一百倍”“我差点死在那里,就差一点”……老人眼中噙着泪水。

观影期间,不少韩国民众也都流下了热泪,“好多画面都不敢直视”“应多多搜集受害者的证词,让更多人了解历史真相”。来自京畿道的高二学生金某告诉记者,“近70年的时间过去了,‘慰安妇’问题还没有解决,日本政府至今都没有向受害者奶奶们道歉的诚意。我们年轻一代应该去了解历史真相。只有正视历史,国家才能有未来。”

韩国媒体指出,韩国人应该再看一遍《鬼乡》,因为这正是“我们的历史”。“分享之家”所长安信权告诉记者,电影可谓是一部“历史教科书”。

同样题材的电影《我能说》也引发了韩国民众共鸣。该电影由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剧本征集大赛的入选作品改编,以2007年美国国会通过要求日本就“慰安妇”问题进行道歉的决议案为背景,讲述了上访老人罗玉芬向公务员学习英语、为“慰安妇”听证会作证言的故事。

“我们被迫成为日军的性奴隶……请记住我们所经历的,因为这是不能再发生的悲惨历史。”影片中,老人在美国国会的英语演讲铿锵有力,感动了许多观众。

“受害老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指出,韩国政府反对任何歪曲“慰安妇”问题历史真相的言行,一贯坚持将“慰安妇”问题作为历史教训,努力加强对国民的历史教育,避免这一不幸再次发生。

韩国媒体称,大约20万朝鲜女性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被强征为“慰安妇”,而从1991年金学顺老人站出来指认日军暴行开始,韩国政府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受害者人数共239人,如今在世者只有35人。

近期,关注“慰安妇”问题的电影不断增加。韩国电影评论家郑智旭指出,2015年底韩日有关“慰安妇”问题达成的协议引发民众强烈不满,提高了全社会对“慰安妇”问题的关注度,电影界也在一定程度上因《鬼乡》的成功获得了自信。

赵正来告诉记者,他很欣喜地看到中国“慰安妇”题材电影《二十二》让更多观众了解了“慰安妇”问题的存在。希望中韩民众和关心“慰安妇”问题的团体形成合力,推动这一问题的彻底解决。

“受害老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赵正来说,拍摄这类作品并不是为了掀起仇恨日本的民族情绪,而是为唤起人们对“慰安妇”问题的认知,让历史真相不被掩盖,希望战争罪行不再重演。

(本报首尔10月31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01日 21 版)

→→更多社会新闻

(责编:实习生、李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