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难民之子到总统:“重考达人”终化蝶

2017年05月11日09:31  来源:新华社
 

  韩国大选结果9日晚初步揭晓,“黑天鹅”没有出现,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以民调预计的较大优势获胜,当选韩国第19届总统。

  从朝鲜战争难民之子,到反抗军政府独裁的大学生,再到跟随卢武铉进入青瓦台;从五年前惜败于朴槿惠,到挑起在野党整合重担,再到如今以胜利者姿态重返青瓦台,文在寅书写了韩国政治史上又一幕“平民总统”的传奇。

  【反独裁的青年】

  文在寅1953年出生在韩国庆尚南道巨济岛一户贫寒人家,是家中长子。他的双亲原本生活在朝鲜咸镜南道咸兴市,1950年12月,朝鲜战争爆发6个月后,随美军乘船南撤,在巨济岛一处收容所安家。

  文在寅在自传中写道,父亲在当地一座战俘营做苦工,母亲则背着襁褓中的他在附近的港口城市釜山卖鸡蛋。他回忆说,上小学时,全家搬到釜山,依旧很穷,自己给人送过煤饼,还到教堂蹭过饭。

  家庭的贫苦一度让文在寅对未来感到迷茫,变成“问题学生”,抽烟、喝酒,最终高考落榜。经过一年复读,文在寅于1972年考上首尔的庆熙大学,进入法学院就读,并获得全年奖学金。

  进入大学不久,文在寅便加入反抗朴正熙独裁政权的学生运动。1975年4月,还在读大三的他因为领导学生示威而被捕,稍后被判处缓刑,遭学校开除。同年8月,文在寅被强征入伍,分配到以魔鬼训练著称的陆军特种部队。

  1976年8月,在一度引发朝鲜半岛局势高度紧张且极富戏剧性的“板门店砍树事件”中,文在寅随部队冒死完成任务。服役期间,他获得“最优秀特战军人”表彰。1978年退伍后,文在寅复学并获得学士学位。

  朴正熙1979年被暗杀后,全斗焕发动军事政变夺权。文在寅再次加入学生运动,抗议全斗焕军人政权,1980年再度被捕。

  【卢武铉的挚友】

  在拘留所中,文在寅听到自己通过司法考试的消息,得以进入韩国司法研究与培训学院,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毕业。然而,由于曾经参加反独裁学生运动,文在寅被拒绝出任法官或检察官。1982年,他回到釜山,决定改当律师。

  在釜山,文在寅结识了同行卢武铉。两人志同道合,成为密友,一起开设律师事务所。文在寅因而追随卢武铉的脚步成为维权律师。两人并肩作战,领导了釜山的民主化运动。卢武铉1988年当选国会议员,开始从政,文在寅则继续以律师身份捍卫贫苦劳工的权利。

  2002年,在卢武铉邀请下,文在寅终于步入政坛,担任他的选举对策委员会主管,辅佐卢武铉成功当选总统。卢武铉次年就任后,文在寅出任总统府首席民政秘书官,但由于身体不适等原因,干了不到一年就请辞,出国旅游散心。2004年3月,卢武铉遭遇弹劾危机,被国会停职。得知卢武铉有难,文在寅立即赶回国内,负责弹劾案辩护。卢武铉复职后,于同年5月任命文在寅为市民社会首席秘书官。

  2006年5月,文在寅离开总统秘书岗位。5个月后,卢武铉再次将其召回青瓦台,让他担任政务特别助理。2007年3月至2008年2月,文在寅出任卢武铉的最后一任青瓦台秘书室室长、即幕僚长。其间,他负责筹备卢武铉与当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南北峰会,更陪同卢武铉前往平壤。

  卢武铉卸任后因家人涉嫌受贿受到检察机关高强度调查,文在寅同样为他辩护。2009年5月23日,卢武铉不堪压力,在故乡跳崖自尽。面对镜头,文在寅从容地向韩国国民宣布卢武铉的死讯。他说,那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

  【“重考”的候选人】

  至交之死让文在寅大受打击。本就对政治不太热情的他一度沉寂,直到2011年,在原来的同僚集体劝说下才重返政坛。2012年4月,文在寅在保守派重镇釜山突出重围,当选国会议员,进而代表在野党参选总统,获称“卢武铉的影子”。

  文在寅坦言,卢武铉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希望能带领进步派再次执政。

  只是,在2012年那次大选中,文在寅以不到4个百分点的微弱劣势输给朴正熙的女儿、有“选举女王”之称的朴槿惠。他当时说:“我没有完成开启政治新时代的历史任务。我为此遗憾、内疚。”

  去年秋天,“亲信干政门”引爆韩国政坛,导致朴槿惠黯然下台,保守派元气大伤。韩国社会对现行政策极度失望,民心思变。而在野的进步派阵营经历几次重组后卷土重来,文在寅在党内预选中轻松胜出,第二次向青瓦台发起冲击,并且一路领跑民调,领先优势明显……韩国政治的钟摆似乎正在重新回到“左侧”。

  韩国《每日经济》曾形容文在寅是“重考达人”:高考考了两次,司法考试考了两次……一向温文尔雅的文在寅多次笑称“我的强项就是重考”,对问鼎志在必得。

  文在寅阵营8日晚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举行造势晚会,现场一片喜庆氛围。光化门广场是首尔民众消遣娱乐之处。文在寅承诺,要做“光化门总统”,关注民生,与民同甘共苦,还要做解决就业问题的“就业总统”,消除特权、促进平等的“可靠总统”,致力于朝核问题的“安保总统”,让韩国外交更加独立自主,“让国家有国家的样子”……

  只是,这次是补缺选举,新当选总统没有过渡期。内忧外患,前路布满荆棘。

  9日一同投完票后,文在寅夫妇到首尔西北部寓所附近的一座小山散步。有记者问他,是否感到放松,他回答:“我一点也不觉得放松。”(胡若愚)

  →→相关新闻延伸阅读

(责编:李美玉、梁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