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国民极力阻止赵斗淳出狱 当局多种措施仍无法消除恐慌

2020年09月15日16:04  来源:人民网-韩国频道
 

韩国电影《素媛》剧照

  人民网讯 近日,“赵斗淳三个月后将刑满释放”的消息在中韩两国都登上热搜,尤其在韩国社会引起舆论关注,反对释放赵斗淳的请愿获得数十万民众支持。赵斗淳是谁?为何会受到如此巨大关注?在韩国,赵斗淳恶名昭彰,是严重性侵害未成年人的罪犯,并且已成为该类罪犯的代名词。他所犯的案件被改编成轰动一时的电影《素媛》,促成了“赵斗淳法”出台,将强化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的刑满释放人员的监管措施写入韩国法律。

  现实案例中,赵斗淳作案手段恶劣至极,令人深恶痛绝。2008年12月11日,赵斗淳对8岁女孩娜英(化名)施加性暴力及虐待,致其终身残疾。当时,韩国法院酌情认定赵斗淳年龄较大且酗酒后自控能力较弱,依照心神微弱减刑制,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心神微弱减刑制”是指如果被认定犯罪时出于心神微弱的状态,经常会被判断为责任能力低下,从而在法律上获得减刑。与电影结局一样,韩国民众对赵斗淳的判决结果非常失望,而且感到恐惧,因为犯罪代价太低可能会导致社会出现更多的“赵斗淳”。

  韩国法务部去年三月份公开了赵斗淳通过接受外部心理治疗机构的性罪犯治疗结果。结果显示,赵斗淳再犯可能性较高,存在性冲动以及错误的性认知。然而,从当前情况来看,赵斗淳仍将于今年12月13日刑满释放。为防止其出狱后再次作案,韩国警方提前采取了多种防备措施。出狱前,警方将安排赵斗淳接受满550个小时的集中心理治疗;出狱后,赵斗淳将佩戴电子脚镣7年,照片等个人信息将被公开,还将接受一对一监管。警方采取的措施能否阻止赵斗淳再犯,仍是一个未知数,而民众需要的是一个确定的结果。因此,韩国国民持续向青瓦台请愿,极力阻止赵斗淳出狱。

  涉“赵斗淳”国民请愿数量高达6807个

  从2017年8月开始至今,与“赵斗淳”相关的国民请愿及相关提案共计6807个。在涉及赵斗淳的请愿中,获得超20万人支持的共有3个,分别是:2017年9月、2018年10月韩国国民先后两次请愿反对赵斗淳出狱;2017年11月韩国国民请愿要求废除适用于赵斗淳的心神微弱减刑制。关于阻止赵斗淳出狱的请愿,青瓦台回复称“为改判赵斗淳无期徒刑而再审违宪”。因此,尽管2017年9月提出的反对赵斗淳出狱的请愿已获得61.5万余人支持,仍无法阻止赵斗淳按期出狱。

 

  不过,针对废除心神微弱减刑制的请愿,后来韩国政府出台相关法律修订案废除该刑制,这也是唯一一个得以解决的涉“赵斗淳”请愿。

  截至目前,要求阻止赵斗淳出狱的国民请愿已突破4千多条。距赵斗淳出狱日期越来越近之际,反对其出狱的请愿也越来越多。7月30日,一篇以“反对‘恶魔’赵斗淳出狱”为标题的请愿贴文引起民众关注。这篇请愿贴文的作者自称是一名13岁的学生,他在文中写道:“赵斗淳入狱前曾说过出狱后要去找到受害女童的父母报仇。赵斗淳不仅不知反省,却还在想着复仇。像他这样的人,回到社会后,只会给所有的人带来恐慌和紧张。因此希望当局要阻止赵斗淳出狱!”该贴文共获得3250多人的响应。此外,青瓦台国民请愿公告栏上出现多篇“请阻止赵斗淳出狱”的请愿,截至目前,均获得上万人的支持。

  关于赵斗淳出狱的消息也在网络上热议不断,韩国网友纷纷留言表达愤怒,“赵斗淳应该被流放到无人岛上去,让他哪儿也不能去”,“请求从严厉处罚赵斗淳开始,应该提高性侵害未成年人的罪犯人员的量刑,至少增加5倍”。

  还有网友留言说,“赵斗淳是不是不仅能回安山,还能在全国转悠啊?戴上电子脚镣后就不能离开(监管)区域吗?这些都不太清楚啊,作为孩子的妈妈,我对赵斗淳出狱感到非常恐慌啊”。

  7年电子脚镣及一对一专员监管 能否“管住”赵斗淳

  2008年10月,韩国首次实施佩戴电子脚镣监管措施,性暴力施害者等特定犯罪人员佩戴内置位置追踪器的电子装备,监管人员可时刻监视他们的活动轨迹和位置,确保他们不再靠近受害者或进行犯罪活动。这种脚镣在超越实现划定的地带后,就会发出警报。2019年4月16日实行的“赵斗淳法”规定,特定的刑满释放人员除必须佩戴电子脚镣外,还将受到24小时一对一监管,以防止他们出狱后再犯。出狱人员如有违背相关规定的行为,佩戴电子脚镣的期限可能会被延长。

  赵斗淳今年12月13日刑满释放后,将佩戴7年电子脚镣被专员1对1监管。看似完美的防范措施实则过于理想化。首先,目前韩国监管人员数量不足,直接影响“赵斗淳法”的实施效果。韩国法务部介绍称,目前需要接受电子化专管的出狱人员共计192人,但由于人手不足,1名专员需要承担起24名出狱人员的监管工作。由此可见,这项专员监管制度很难落实到位,防止释放人员出狱后再犯的作用自然会打折扣。

  41岁的家庭主妇全孝贞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说:“作为一名妈妈,我觉得应该出台更加严厉的法律达到保护儿童的目的,对性侵害儿童的罪犯可以判他们无期徒刑甚至死刑。现在法律(赵斗淳法)威力还是不足。”

  其次,电子脚镣无法百分之百阻止犯罪行为。据SBS新闻报道,去年7月,一名51岁的男性A某闯入某居民家中,试图对50多岁的女士和8岁儿童实施性犯罪而未遂。据悉,该男子有3次性暴力犯罪前科记录,从2015年出狱后开始佩戴电子脚镣。他曾因破坏电子脚镣,导致佩戴期限延长至2026年。在佩戴电子脚镣的状态下,也无法阻止他再次作案。

  韩国京畿道大学犯罪心理学科李秀晶(音)教授表示,每年发生60起佩戴电子脚镣的犯罪人员再次作案的案件,因此电子脚镣不能百分之百阻止出狱人员再犯。韩媒《国民日报》报道称,过去5年出狱人员在佩戴电子脚镣情况下的再犯率平均为2.1%,与刚刚实施佩戴电子脚镣监管措施的初期并无差异。

  身份信息公示5年 能否“威慑”赵斗淳

  赵斗淳出狱后,他的姓名、年龄、照片、身高、体重、居住地址、实际居住地址、前科记录、犯罪情况简要、是否佩戴电子脚镣等信息被登记在一个名为“性侵害罪犯通知e”的网站并公开5年,该网站由韩国女性家庭部和法务部从2010年1月1日创建运营。

赵斗淳

  公开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不仅可以提醒学校、家长和孩子增强防范心理,而且是对性侵害犯罪人员的一种威慑和警告,有利于降低其再次犯罪的几率。但也有人认为,“性侵害罪犯通知e”网站存在不足,实际效果堪忧。原因之一是,网站上的刑释人员住址不够详细或有缺失。韩国女性家族部表示,公开信息的刑释人员共计4314人,但在“性侵害罪犯通知e”网站实时情况中,页面仅显示3680人,差600多人。对此,女性家族部解释称,这600多人是没有被登记住址信息的刑释人员。如果没有住址信息的话,就不会出现在实时情况中,只能通过搜索姓名来确认。这600多人现在在哪儿生活无人得知,是非常令人恐慌的。其次,网站内容限制传播。韩国法律规定,如在网络上传播刑释人员的身份信息,将会受到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处罚金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8.8万元)以内。2016年,有人因涉嫌将“性侵害罪犯通知e”告知的信息截图发送给熟人,被处以罚金300万韩元。

  赵斗淳出狱后欲回老家居住 当地政府和民众拒绝接盘

  日前赵斗淳向媒体透露称,出狱后将回到京畿道安山市居住,那里既是他的老家,也是“素媛案”发生地,更是安山民众的梦魇。安山市政府和民众全力拒绝接收“赵斗淳”。据韩媒《朝鲜日报》报道,安山市市长尹华燮在向韩国法务部提交的书信中写到,请求尽快制定针对性侵害儿童罪犯的保护收容法,以防止赵斗淳出狱后再次作案。

在庆尚北道北部第一监狱,赵斗淳正在接受检查。(图源:纽西斯)

  “当受害者及其家人和邻居,以及74万市民听到赵斗淳将重新回到安山的消息时,他们感到无比愤怒”,尹市长说,“已接到3600通反对赵斗淳回到安山的抗议电话”。他还表示,赵斗淳目前的状态令人不安,“近期的心理治疗结果显示,赵斗淳依旧对性有很大的认知障碍,特别是在未成年人能否带来性欲望的检测中,被评定为不稳定。”

安山市市长尹华燮

  2014年9月3日,韩国法务部首次提出制定保护收容法。意在将严重性侵害儿童的罪犯刑满释放后,收容至特定设施,,以帮助他们健康回归社会,同时起到保护广大国民的作用。

  尹市长还表示:“除在赵斗淳出狱前制定实施保护收容制度外,我们还没有其他实际可控的方法”,“如果该法被落实执行,我相信很多市民所承受的不安和恐惧将会自动消除”。(编译:申玉环 采访记者:裴埈基 审校:吴三叶) 

  →→更多社会新闻

(责编:申玉环、吴三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