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有望打破“总统魔咒”?

李静

2020年01月13日08:47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文在寅有望打破“总统魔咒”?

  文在寅有望打破“总统魔咒”?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静

  发于2020.1.13总第932期《中国新闻周刊》

  文在寅上任两年多来力推的“权力改革”,在2019年12月30日迎来“历史性的一刻”。

  当天,韩国国会召开全体会议,在第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缺席的情况下,以159票赞成、14票反对、3票弃权的投票结果表决通过《关于设立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的法案》(以下简称《法案》)。

  “权力改革”是文在寅约三年前在竞选纲领中的重要承诺,具体措施包括新设高级公职人员腐败调查处,通过对搜查权和起诉权进行分离而约束检察院权力。

  据韩联社报道,“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有望于今年7月揭牌。依照法案规定,调查对象包括总统、国会议员、大法院院长及大法官、宪法法院长及宪法法官、国务总理及国务总理秘书室中担任领导职务的政务公务员、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的政务公务员、法官及检察官、高层警官。此外,总统和总统府不得干预“调查处”办案。

  投票结果公布之后,《韩民族日报》评论称,时隔65年后,检方垄断公诉权的格局终于被打破了。

  在1月2日出席政府联合迎新会时,文在寅说,任何权力机关都无法凌驾于国民之上,将不断推进法律和制度改革,直到权力机关重拾国民信任。在新的一年,他将创造更切实的变化。

  几任总统的“斗争”

  1954年朝鲜战争结束后,韩国制定刑事诉讼法时,在检察制度上沿用了日本殖民时期的“检警一体化”管理办法,警察归属检方领导,检察官基本上独占公诉权,并可独立行使检察权。个人还可以代表国家提起公诉,甚至可以操纵案件的侦办,左右案件结果。

  权力过大又没有机构监督,在数十年的发展中,检察机构逐渐成为特权阶层,并逐步成为与财阀及政治斗争关联的利益共同体。

  韩国世宗研究院研究员郑载兴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韩国总统在下台后总会遭到调查和清算,就与此有关。“不得不说,检察机构有时候沦为政治的工具,尤其一些保守势力经常利用检察机构来打压对手,检察院也经常滥用权力。”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检方拥有调查刑事案件和起诉犯罪嫌疑人的最高权力,本质上,它垄断了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过程。这就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如果检察官触犯了法律,如何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谁能进行独立调查?即使有理由提出指控,他们的同事——其他检察官,也可以选择不起诉他们。

  在韩国,对这种特权的质疑和挑战,数十年来几乎没有停止过。

  曾担任金大中秘书、现为韩中城市友好协会会长的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金大中和后来的韩国总统卢武铉都曾努力尝试成立这样一个机构,但是由于反对党的干预,再加上检察官想要保留“他们的权力和腐败关系网”,上述两位韩国总统在任内都没能成功。

  2003年4月,为帮助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推动检察改革,与司法部长姜金实在青瓦台举行会谈的,正是当时还担任总统府民政事务局首席秘书的文在寅。

  文在寅“孤注一掷”

  出身贫寒的文在寅,视卢武铉为“人生导师”。不到30岁时,他就结识卢武铉,并一起开办律所,共同从事人权律师的工作。在卢武铉进入政坛后,他又一路辅佐。

  在竞选之初,文在寅就承诺,要改革不合理的司法制度,对检察机关进行大幅度改革,设立独立的针对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的反腐部门。

  文在寅在总统选举中获胜四个月后,2017年9月,法务部旗下的改革委员会已经拟定成立专门负责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机构的提案,并敲定了相关政府提案大框架。同年11月20日,韩国“党政青”(执政党、政府和总统府青瓦台简称)在国会召开会议,明确提出要成立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次日,韩国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21日召开法案审核第一小组委员会会议,就设立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法案等20项法案进行讨论。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博弈和准备,2019年4月25日,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及三个执政盟友党派准备通过快速通道提交《公职选举法》修正案、《关于设置和运营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的法案》等4件法案。

  但不出意外,这一次针对检方的改革同样遭到了激烈反对和质疑。

  不同政治派别间的争斗,随着“曹国事件”的爆出,进入白热化。

  2019年8月9日,文在寅改组内阁,作为文在寅心腹的曹国被提名为法务部长官。《韩国先驱报》报道,曹国是文在寅检察改革构想的关键设计师,担当起推动韩国司法改革的重任。

  但随后,韩国媒体便爆出了曹国女儿“入学材料造假”以及“曹国夫人参与私募基金牟利”等丑闻。随后,检方对曹国及其家人展开调查。尽管如此,文在寅还是“孤注一掷”,于9月9日正式任命曹国为法务部长官。

  围绕着“曹国事件”,韩国全社会分成两派,大规模民众集会活动此起彼伏,分别要求“曹国辞职”和“检察改革”。在巨大的压力下,10月14日,任仅35天的曹国宣布辞职。就在正式辞职的两个小时前,曹国在韩国中央政府果川办公楼发布了检察改革方案。

  尽管韩国民众多次集会要求曹国辞职,但对于改革检查机构,设立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民众普遍力挺。

  郑载兴表示,韩国民众对检查机构的特权不满已久,而且,今天的社会已经和过去不一样,韩国人的认知水平已经明显提升,对于社会进步、司法改革的意愿非常强烈。“可以说,文在寅也是在顺应民意。”

  “这一次,胜者是文在寅”

  面对迫在眉睫的改革,韩国最高检察机关大检察厅针对《关于设立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的法案》公开提出了反对意见,称法案中包括了许多不合理条款。尤其是对于检方需在调查过程中向调查处通报公职者的犯罪信息,而调查处在收到犯罪信息后将决定是否进行调查,认为存在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有可能与青瓦台和执政党分享信息之虞。

  对此,韩国一些律师团体指出,这是检方不愿放下他们的权力。负责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事务的是犯罪调查处,检方理应将有关信息提供给调查处,检方不愿提供信息是想继续负责对高级公职者进行调查。

  自由韩国党也一直坚决反对设立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担心这个机构可能成为类似“纳粹秘密警察”那样的组织。为阻止国会通过《选举法》和高级公职犯罪调查处设立法案,自由韩国党党首黄教安多次在国会全体会议大厅前展开无限期绝食静坐,多次体力不支被送医。

  但最终,反对的力量并没有妨碍《法案》在韩国国会得以通过。同时,文在寅的五年总统任期也进入了下半程。

  权起植认为,《法案》的通过将加强文在寅的总统权力。“可以预见,这对他卸任总统后的安全更有帮助。”

  但他也指出,《法案》的最终命运还要看下次大选的结果。如果反对党赢得选举,该法案很可能会面临变数。而如果执政党赢得选举,司法改革进程就会是稳定的。

  郑载兴说:“现在文总统已经初步达成了目标,但是这个机构成立之后的独立性,以及这种独立性在今后的延续,还需要再观察。这也是文在寅总统之后要考虑的问题。至于文在寅卸任后能否摆脱韩国‘总统魔咒’,以韩国政治目前严重撕裂的情况看,真的很难说。”

  韩联社分析称,韩国国会去年年底通过《法案》,此外有关调整检警侦查权的法案也有望在近期获通过,再加上法务部长官正式获得任命,检察改革进程有望加速。

  权起植说,自从上台掌权起,文在寅就立志要建立新的独立调查机构。这不仅仅只是检察系统改革,还是进步力量和保守力量间的政治争斗。“如果说当年(卢武铉)的争斗失败了,那么这一次,胜者是文在寅。”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责编:申玉环、吴三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