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呼声强烈,韩国如何破解兵役制度困境

2018年09月13日13:45  来源:中国青年网
 

  在刚刚结束的印尼雅加达亚运会上,韩国足球队以2∶1战胜日本队,让有韩国“足坛一哥”之称的孙兴慜,如愿获得了免除兵役的特权。而赛前备受关注的韩国电子竞技“英雄联盟”代表队的命运就大不相同。由于在决赛中输给了中国队,韩国电子竞技选手李相赫很可能因明年将服兵役而从电子竞技界引退。

  韩国是目前世界上少数几个实行义务兵役制的发达国家之一。韩国宪法规定,“大韩民国的所有公民都有义务服兵役”。韩国《兵役法》规定,18至35岁的韩国男性,应根据宪法与《兵役法》规定诚实地履行兵役义务。韩国军队各军种的服役期限为:陆军与海军陆战队21个月,海军23个月,空军24个月。严苛的兵役制度给韩国年轻人的求学和就业带来很大困扰,要求改革现行兵役制度的呼声越来越高。

  冷战遗留至今

  韩国现行的义务兵役制度始于朝鲜战争。1949年8月,韩国颁布《兵役法》实行全民皆兵制,因美国反对而夭折。1950年3月,韩国宣布实行志愿兵役制。朝鲜战争爆发后,由于韩国军队损失惨重,为迅速补充兵力,1951年5月韩国修订《兵役法》重启义务兵役制。美国对此不仅未作限制,而且取消了韩军定员10万的规定,使其规模迅速膨胀,停战时已达55万,1954年更是扩充至65万并长期保持了这一规模。

  为了让国民公平合理地尽兵役义务,韩国的兵役种类分为现役、预备役(服完现役者编入预备役)、补充兵役(经征兵检查审定为可以服现役的人员,由于兵力需求未能批准为服现役者)、第一国民兵役(即义务兵役对象)和第二国民兵役(在战时可以担负军事支援任务者)五种。

  韩国男性满18岁当年的1月1日,即被编入第一国民役。年满19岁则要前往兵务指定场所接受体检,并按照身体情况分为7个等级,其中1~4级为合格,可服现役和各种补充役;5~7级为不合格,需编入第二国民役、免除兵役或再次接受身体检查等。符合条件的男性在年满20岁的当年,将会收到兵务厅的入伍通知,在校学生可以延迟入伍。服完现役和补充役的退伍转业之后,还要在乡土预备军中服役8年,然后转入民防卫队,直到40岁才算完成所有的兵役。

  在韩国社会,当兵并非光荣的职业选择,那些能够合法地免除兵役的人被称为“神的儿子”。为了奖励在体育及艺术等领域为国家作出贡献的人士,韩国国防部规定奥运会冠亚季军、亚运会冠军、国际艺术大赛冠亚军和韩国国内艺术大赛冠军(均在28岁前获得),只需接受4周的基础军事训练,这实际上就是免除了兵役。孙兴慜获得免除兵役的特权,正是基于这项规定。

  现实难以为继

  时至今日,韩国依然保持了一支庞大的常备军。2018年,韩国现役总兵力约61.8万人,预备役人员450万人,预备役准军事部队达300万人。按照2016年年底韩国人口总数5092万计算,其武装力量总规模达到811.8万,约占全国人口的16%。为维持军队的正常运转,2018年韩国的国防预算为43.1581万亿韩元,约合395.2亿美元,未来5年韩国的国防开支仍将维持在较高的水平。

  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2017年度的韩国军费为368亿美元,高居世界军费排行榜第十名。尽管韩国的国防开支很大,却是以占日本(461亿美元)80%的军费、维持了一支规模相当于对方三倍的军队。近年来,为了保证“韩国型三轴作战体系”中尖端武器装备的采购研发费用,韩军难免在后勤供给和福利待遇方面保障不力,从而影响了官兵特别是士兵的入伍热情。

  韩国士兵数量约占军队总数的70%,但士兵的月薪仅有10万韩元左右(约合550元人民币),远低于目前韩国人均月工资约1.5万元人民币的水平。名义上,韩国青年投身军营是履行“神圣的兵役义务”,但长达两年的服现役时间,给韩国年轻人的求学和就业带来很大的困扰也是显而易见的。大学生为了入伍需要暂时休学,运动员在自己状态极佳时需要暂停比赛,艺人们则担心服役期满后会被粉丝遗忘。

  不仅如此,韩国军队中糟糕的人权状况,更让许多优秀青年将参军视若畏途。有资料显示,1980年至1995年5月,韩军在服役期间自杀、被殴打致死人数共计8951人,年平均577人,意味着每3年非战斗减员一个团。韩军因殴打等虐兵行为立案的案例,2008年为1308起,2009年是1237起,2010年是1177起,2011年是1526起。随着近年军队虐兵事件的一再曝光,韩国军营文化乱象逐渐进入公众视野,越来越多的韩国人希望改革作为“冷战遗产”的义务兵役制度。

  改革势在必行

  为此,近年韩国每一届新政府上台后,都会把改革兵役制度和改良军营文化作为国防改革的重要内容。现任总统文在寅在竞选期间曾作出承诺,如果当选,将提高义务兵工资标准并缩短义务兵服役期限。

  2018年,韩国军队大幅提高义务兵工资,士官的月薪由21.6万韩元提高至40.57万韩元,二等兵由16.3万韩元提高至30.61万韩元。文在寅政府出台的“国防改革2.0”计划强调,要强化韩军官兵的精神教育,提高和改善住房、餐饮、医疗和子女教育等福利待遇,消除军营内的简单粗暴作风及不良现象,营造健康的军营文化和良好的道德风尚。

  韩国还将从2018年10月1日开始实行兵役改革,凡是2017年1月3日后入伍的服役人员每两周就会减少一天兵役。到2022年5月前,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服役期由当前的21个月缩短到18个月,海军由23个月缩短到20个月,空军由24个月缩短到22个月。

  但是,随着韩国军队现代化水平的日益提高,以及大量先进武器装备列装部队,缩短服役期限将会造成士兵因无法得到长期有效的训练导致军事素质下降,从军事角度来讲非常不利于军事骨干的保留和先进武器装备的操作使用。而且,为确保相对充足的兵员,韩国军方不得不放宽体检合格比例,导致一些体质虚弱和有心理问题的人员被征召入伍,可能造成军内的自杀等安全事故大幅上升。

  “国防改革2.0”计划提出,2022年前韩军的总兵力将维持在50万人的规模,这意味着韩国饱受争议的义务兵役制还将在一段时间内得以维持。但是,如果韩国现有兵役制度改革仅仅局限于缩短服役期限,恐怕上述目标的实现会很成问题,更不要谈建设一支规模更小、效率更高的武装力量,实现“自主国防”的战略目标了。

  目前韩国的人口形势已经向延续超过半个世纪的义务兵役制敲响了警钟。要维持一支服役期在两年左右、数量50万规模的军队,需要每年征召约25万名新兵。但是,韩国人口出生率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持续下降,近年基本维持在12‰左右。随着生育率的一路走低,韩国2016年新生人口已锐减到40.6万人。据韩国国防部统计,2016年韩国20岁的适龄男性约有35万人,2022年和2025年将分别降至25万和22万人。这对于在2022年计划维持50万人规模的韩国军队而言,除非延长义务兵服役期限,或者是实施志愿兵役制,否则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已经宣布要缩短义务兵服役期限的前提下,韩军的出路就只有试水志愿兵役制了。2008年,韩军曾小范围实施志愿兵役制,向两种岗位开放征募志愿兵:一种是战斗和技术熟练兵,可延长服役6~18个月,月薪125万韩元;一种是尖端装备操作专门人才,从入伍起可服役3年,月薪185万韩元。2008年这两种岗位共招募了2000人,均授予下士军衔。之后,韩军每年逐步增加招募规模,计划到2020年扩充至1.6万人。

  从现代兵役制度的发展趋势来看,一般都会经过普遍义务兵役制、义务兵役制和志愿兵役制相结合、职业化的志愿兵役制这三个阶段。随着兵力规模的精简和韩国军队现代化水平的提高,韩国维持义务兵役制已经显得“不合时宜”,扩大志愿兵役制已是势在必行。

  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朝韩两国一直处于对峙状态,虽然时有缓和,但对韩国来说,战争的潜在威胁始终存在。因此,韩国自上世纪50年代长期实行义务兵役制并且没有作出很大的调整,与其周边安全形势有着很大的关系。从这一点上来看,文在寅政府当前积极推进南北和解并签署朝鲜半岛终战宣言,有利于缓解韩国面临的军事压力,也有利于其兵役制度的改革。如果半岛局势一切顺风顺水,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志愿兵役制或将成为义务兵役制的重要补充,并可能最终成为韩国军队的主要兵源补充方式。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更多军事新闻

(责编:申玉环、李美玉)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