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整形美容专家柳重夏:用心塑造美

2017年12月06日10:36  来源:人民网-韩国频道
 
韩国整形美容专家柳重夏:用心塑造美

人民网首尔12月6日电(周玉波、裴埈基)韩国号称“亚洲第一大整形大国”,而席卷世界的韩流总是伴随着众多的韩式帅哥美女,时时刻刻冲击着人们的眼球,不断刷新着人们对于美的认知和追求。今天我们就采访了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擅长于更新微整形思想、从业25年的韩国知名整形外科医生——柳重夏院长。听听他关于美容整形的看法,分享他的整形从业之路,一起探讨整形过程中最需要重视的一些注意事项。

记者:院长您好,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人民网的采访。请问作为整形外科专家,您最喜欢的女艺人和男艺人都是谁呢?

柳重夏院长:我没有喜欢的男艺人,女艺人有很多。最近中国有许多长相清新自然、脸部线条独特,并且魅力四射的女演员,比如范冰冰、章子怡等女演员都极具成熟魅力。韩国的话,我喜欢的有宋慧乔、秋瓷炫、朴信惠,还有很多其他的女艺人。

记者:据我所知,这些艺人也都深受中国网友的喜爱,看来全世界的审美标准都很相似。

柳重夏院长:中国女演员身上有很多韩国女演员没有的新鲜感。韩国艺人大多经过精心修饰,而中国的艺人则有一种沉稳大气的别样魅力。

记者:大家都有着不同的魅力吧!感谢您的说明。最近“网红脸”很流行,请问网红、艺人与普通顾客在整容需求方面有什么共同点和不同点吗?

柳重夏院长:谈到艺人和普通人在整形上的共同点和不同点,在韩国有很多事例可以借鉴。中国的网红也就是社交网络平台上的明星,网红式的整形其实是有点不太现实的。从长远的角度看,网红的角色生命是十分有限的。而普通人如果去做这种网红式的整形,我认为是有些勉强的。普通人想要整形,我觉得以那些把演戏作为终生事业的电视演员为模板反而更适合。

记者:中国有个成语叫“过犹不及”,意思是事情做过头,就跟做得不够一样,都是不合适的。这跟您刚才所说的话是一脉相通的。

柳重夏院长:我们常说,化妆的长处之一就是随时可以恢复原样。整形的时候最好也避免做一些不可恢复的项目,一定要慎重地考虑。

记者:感谢您的建议。请问您平时被客人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什么呢?您都是怎么回答的?

柳重夏院长:我的顾客都是已经听说过我才来的,因此他们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但其中被问得最多的是如何整得自然,让人看不出整形的痕迹,却又焕然一新。

记者:神不知鬼不觉地。

柳重夏院长:这是现在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

记者:从某种角度来看,可以称之为“自然主义”的整形?

柳重夏院长:如何不留痕迹地让整个人焕然一新,这是最近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

记者:据我所知,您也给很多中国顾客做过整形手术。从您的经验来看,与韩国顾客相比,中国顾客更关注哪些方面?

柳重夏院长:来找我的顾客和去其他医院的顾客是不一样的。我的顾客主要是由已经做过手术的人介绍来的,目前还没有通过社交网络宣传而来的客人。

记者:主要是通过口口相传而来的顾客。

柳重夏院长:没错,因为主要是通过已有的客人介绍而来的,所以与别的医院有所不同。中国顾客的第一要求是无痛。中国顾客都会要求无痛,韩国人已经对整形有所了解,也十分清楚疼痛的程度和手术的具体过程,但中国顾客对这方面就比较生疏,因此他们的第一要求就是无痛。

记者:可以说是对疼痛的敏感度比较高吧。

柳重夏院长:比较敏感,而且更容易感到恐惧,这是最大的问题。虽然不能一一说明,但其实有点遗憾。由于他们不了解手术过程,也不清楚中间环节的重要性,有时提问问不到点上,所以我们给中国顾客做手术的时候会遇到困难。

记者:或者有的顾客会有过分的忧虑

柳重夏院长:对,还有过分的信赖也是问题。手术过程固然重要,中间的治疗环节也非常重要。

记者:还有不遵医嘱的情况。

柳重夏院长:对,很多顾客对这些方面略过不问,有些遗憾。

记者:不管怎么说,整容对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举动。如果能事前稍微了解一下有关知识,来医院向医生提一些有针对性的问题,就能得到有更针对性或更有帮助的答案。

柳重夏院长:没错。

记者:您是如何成为整形医生的?在您成为医生的过程中,谁对您的影响最大呢?

柳重夏院长:其中我之前非常不想从医科大学毕业后去当医生。我从医大毕业的时候,社会正处于“第三浪潮”和权利转移的变化趋势中。我曾认为那是一个大变革时期,觉得在信息化时代,信息会更广泛地传播到大众的视野中,也认为在那样的社会里医生的存在感会越来越低。因此,我当时觉得当医生不能成为我的未来。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地在《纽约时报》上看到了关于激光祛皱的报道。那篇报道对我的人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现在回想起来,《纽约时报》上的那篇报道成了改变我人生的契机。我现在之所以从事了曾经那么厌恶、那么不想干的医生这一职业,就是因为看了那篇报道,我对激光如何抚平皱纹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和挑战意识。

记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纽约时报》上的那篇报道激起了您对于知识的好奇心。

柳重夏院长:是的,没错。我还找到了那篇报道的主人公。

记者:从韩国到美国去吗?您的好奇心很强啊。您直接过去向他学习了吗?

柳重夏院长:最后我直接拜他为师,这也成为了改变我人生轨迹的最重大的事件。

记者:我对整形手术不太了解,但对美好的事物很感兴趣。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多男士会做鼻子的整形。遇到不同的医生,做出来的鼻子的比例、宽度和高度都会不同。明明做的是同一个手术,最后结果也不尽相同。这样看来,整形的时候,医生的审美非常重要。不仅如此,这个医生的人文、艺术修养,乃至哲学修养也都会起很大的作用。作为一名整容专家,您认为美的标准是什么?您追求一种什么样的审美效果?

柳重夏院长:随着韩国政权的更迭,出现了积弊清算的说法。很多人讨论是否应该让法官、检察官等手握重权的群体先积累一些社会经验再来履行职责。同样,直接接触人脸的医生也不应该是单纯的技术人员,最好是有些人生经验之后再来做手术,而不要单单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来设计鼻子的高度,然后做手术。

记者:那些医生都是数据化作业。

柳重夏院长:没错,现在有一味追求流行的趋势,所以就会做出一样的鼻子、一样的眼睛。

记者:出现了许多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

柳重夏院长:对,没错。我觉得这是现在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的一个问题。

记者:您个人追求的美的标准是什么呢?

柳重夏院长:我希望能在脸上看到一种从容感。

记者:对于生活的从容和舒适感。

柳重夏院长:我想让顾客展现出心情愉悦、明朗且从容的一种感觉,自然健康。

记者:追求一种自身原本最好的状态,您的这番话真是意味深长。

柳重夏院长:谢谢。

记者:在这一点上,西方和东方的审美标准和哲理有什么不同吗?您应该曾在美国学过相关的知识吧?

柳重夏院长:由于整形在西方形成产业化已经很长时间了,人们对于整形的内在需求程度更高。韩国的整形有一种趋于商品化的倾向,但在美国或欧洲,整形不是一种商品,而是享受人生的一种方式。如果说在西方整形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健康、生活更为丰富多彩的话,那么在韩国整形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商品,作为顺应社会结构中快速产业化的一种手段,很多是为了借此赢得竞争和生存机会而做的。

记者:是的,许多年轻女性认为变漂亮的话,就可以确保自己在就业竞争中获得极大的优势。中国现在流行的所谓“网红脸”,应该就是您所说的这种过度竞争意识下的产物。

柳重夏院长:是的,整形慢慢变成了一种牺牲,这和西方通过整形享受人生的意识是完全不同的。

记者:截至目前,您做过很多手术,请问您最满意的手术案例是什么?或者您觉得最复杂或特殊的案例?还有第一次的手术经验可以分享给我们吗?

柳重夏院长:我一直都有很多满意的手术。

记者:这种案例应该层出不穷。

柳重夏院长:是的,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不满意的话,基本上我不会停手的,因此一直都有很多满意的手术案例。

记者:这是对自己的顾客和对患者竭尽全力。

柳重夏院长:是的。我觉得最特殊的是那些从来没打过针的患者,还有要求把手术室的灯关掉的顾客。

记者:还有这种情况啊?

柳重夏院长:是的。也有难度很大的手术,比如那些从来没打过针的患者,让我们既不要给他们麻醉,也不要让他们入睡。这类案例还有许多。

记者:您还记得第一次手术的情况吗?

柳重夏院长:记得。我第一次做的手术是激光治疗,就是我曾学过的激光除皱。因为我是向西方老师学习的,而西方人的肤质和东方人有很大不同,当我自己去独立尝试的时候,最开始有段非常艰难的时期。

记者: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否则您今天就不能成功地研发出适合东方人肤质的手术。

柳重夏院长:没错。

记者:目前为止,您向我们介绍了很多知识,请问您最擅长的领域是哪些?您有独特的手术方式吗?

柳重夏院长:我最开始从事的是让肌肤重焕青春的领域,包括针对东洋人皮肤的皱纹、颜色、迈克尔杰克逊式皮肤漂白,这个是超越我们平常所说的美白技术的极端叫法。这些跟皮肤相关的领域都是我曾着重研究过的。我现在认为激光祛除眼袋的手术很简单。当时韩国做眼袋手术的患者还很少,所以也没什么医生有经验,因此出现了因手术失败下眼睑外翻而自杀的患者,有许多这样不幸的例子。我妻子就叫我试试眼袋手术,于是我研究出了东方首个可以使眼睛不外凸、通过内部去眼袋而不留痕迹的激光手术。我开始做这个手术的时候想法非常单纯。

记者:这是几年前呢?

柳重夏院长:25年前。我非常偶然地开始实施这种手术,结果在韩国形成了热潮,现在成了谁都可以做的手术。现在更是变为了在中国、日本、欧洲,人人都会做的一种手术。所以说人生是无法预测的。

记者:无意间开始的一种手术现在成为了全世界的潮流,我认为这和全世界人口老龄化的加速有着密切的关系。随着年纪的增长,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年轻健康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说您研发的是一种适应时代的手术方法。谢谢。

柳重夏院长:您说到了重点。我在美国读书时,祛除眼袋的手术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才做的手术,并不针对年轻人。

记者:老爷爷、老奶奶那样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做。

柳重夏院长:他们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年轻、更有活力,可以工作得更久。在韩国曾有当红明星因为眼袋问题不能经常出现在大荧幕上,面临隐退危机。

记者:这对艺人来说是致命的。

柳重夏院长:那时候也不能修图。后来她做了这个手术,整个人生都被改变了。

记者:您延长了她的艺术生命。

柳重夏院长: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事件成为了这个手术实现大众化的一个契机。

记者:真的很厉害。中国人认为面相很重要,面相与健康、爱情、学业、财产、工作等方面的运势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因此中国人整形,除了变得更美、更自信之外,还有改善面相的需求。您相信面相这一说吗?

柳重夏院长: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研究课题。我在手术的时候,心中一直有改善客人面相的想法。最开始我也有许多疑问,比如究竟存不存在面相、我所做的手术能否对这个人的命运有帮助、这有科学依据吗、能不能证明。让人不得不陷入长时间的思考。后来经历过许多案例,其中有一些很有趣。又或者是年轻时的一种稚气,有一段时间我认为自己能改变一个人的面相。

记者:在接受过您手术的患者中,有人因为面相变好后,更容易就业或过上理想生活的吗?

柳重夏院长:非常多,包括政客在内。政客们是最敏感的。公务员或想成为公司总经理的人也很多,还有为了结婚来的人也不少。艺人在出道之前的整形一般会去其他医院,而来找我的大多是当红明星,他们为了维持自己年轻健康、有活力的形象,来我这里做修整。

记者:这么看的话,后者对自己的外貌更重视,希望能有更自然、不留痕迹的效果。

柳重夏院长:他们经常在手术的第二天就要拍摄。

记者:都比较忙碌。

柳重夏院长:因为都比较忙,手术第二天就要回去工作。

记者:这需要很高超的手术技巧。

柳重夏院长:我一方面很享受,一方面也觉得有很大压力。还有人手术后第二天就去结婚的。

记者:那真要做得不留痕迹才行,在几百人面前。

柳重夏院长:如果他当时说第二天去结婚的话,我是不会给他做的。因为他没说,我就平稳地做完了手术,最后结果很好。

记者:大部分现代人生活节奏都很快,都希望有能快速恢复的手术方法。正因如此,患者们才一窝蜂地都来找您做手术。

柳重夏院长:现在似乎是这样的。

记者:一提到韩国,很多中国人会联想起韩国的泡菜和整形。为什么韩国可以在短短几十年内获得“亚洲第一整容大国”的称号?

柳重夏院长:其中一个原因是韩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另一个则是曾为整容大国的日本的停滞。现在日本的电子产业也处于停滞期,而中国正在强势崛起,这和整形产业也是一脉相承的。以前韩国的医生去日本学习整容技术,这曾对职业生涯十分关键。但不知从何时起,日本开始过度整形,也就是我刚才说的网红的情况层出不穷,导致日本的下一代对整形的看法极其负面,整容的频度大幅下降,日本的整容产业也开始衰退。这时韩国随着经济的发展,竞争日益激烈,整形的人群逐渐增加。而韩国的医生基本上都是医科大学毕业,拥有较高的水平,同时因为整形的增多也有许多实践的机会,这造就了今天的韩国。但我认为这些都是随时在变化的,中国也可能成为整形的强国或最先进的国家。

记者: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最近韩国整容业界比较关注的方向或趋势吗?

柳重夏院长:现在整形的群体由20-30岁的年轻族群逐渐变为50岁、60岁、70岁左右的中老年人群。他们主要做“面部提拉术”等抗衰老的项目。这是因为中老年人群经济上比较富裕,而很多年轻人无法承担整形手术的费用。随着人口老龄化,让自己更年轻健康的需求在不断增多,最近针对中老年的手术也在飞速增加。

记者:请您对想要来韩国做整容手术的爱美人群提出几点忠告和需要注意的地方吧?

柳重夏院长:我觉得中国人都很明智,自然能明白其中的道理。首先第一点是信任。比起社交网络上的广告宣传,中国人似乎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以信任为基石去寻找信得过的医生,这样才能减少副作用。同时,不能单方面依赖医生,患者自己要具备基本的常识和态度。绝对好的手术单纯靠医生是做不了的。如果记住这几点,整形手术应该就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不要过分被社交网络上的广告宣传所迷惑。

记者:最好是通过值得信赖的途径,找值得信赖的医生做手术。

柳重夏院长:没错。

记者:好的。请问,您自己接受过整形手术吗?

柳重夏院长:我很想接受手术。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眼袋脂肪堆积,由于时间比较久就变成了皱纹。有时候起床都会被吓一跳,原来自己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我也想接受手术。虽然我把自己手术的方法告诉了其他医生,但还是保留了无痛手术的方法。我也怕痛,不想去做会痛的手术。

记者:我明白了,原来现在没有能为您做无痛祛除眼袋脂肪手术的医生。

柳重夏院长:是的,等我公开了无痛手术的秘密,我就去接受手术。

记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您现在正积极地从事整形工作,希望今后有更多患者接受您实施的无痛手术,让自己变得更年轻有活力。如果时光倒流,让您再重新选择一次职业,您还会选择做整形外科医生吗?

柳重夏院长:是的。我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坚决不想成为医生,现在却意外地非常满足自己的生活,也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对于自己的角色也有了积极的认识。如果时光倒流,我想回到20年前收到中国邀请的那个时候,当时几乎没有韩国医生去中国。

记者:原来您在那个时候就与中国有过接触啊!

柳重夏院长:对,我当时没有接受邀请去中国,现在非常后悔。

记者:当时您为什么拒绝呢?

柳重夏院长:第一点是我当时有些自满,第二是我当时不知道中国是一个这么了不起的国家。

记者:通过这些经历,我们希望镜头前的年轻人不要错过机会,要勇敢地把握。

柳重夏院长:没错。与其因不了解而拒绝,不如积极地接受机会,让人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记者:衷心感谢您今天和我们一起开诚布公地分享了许多人生经验和关于美容整形方面的知识。谢谢。

→→更多视频新闻

(责编:实习生、李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