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出成績就要挨打? 韓國體育界暴力文化惡性循環

2021年02月19日08:4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2月18日電 據韓國《中央日報》16日報道,近日,韓國女子職業排球運動員雙胞胎姐妹李再英和李多英被爆出校園霸凌丑聞,將“暴力霸凌”話題再次帶入人們的視線。但據了解在一線學校,運動員仍然時刻遭受著暴力威脅,甚至連一些受害者都認為這些霸凌的存在再正常不過。

  李再英和李多英曾在2019年世界排球聯賽、東京奧運會預選賽及亞洲區預選決賽中,作為國家隊主力上場,並表現優異。近日,兩人涉嫌校園暴力,自稱在上學期間遭受兩姐妹校園霸凌的受害者,在網絡上上傳文章,引發關注。目前,兩人已被無限期剝奪國家隊運動員資格。

  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2019年面向63211名全國小學、初中和高中的學生運動員進行人權情況調查的結果顯示,14.7%的應答者(8440人)表示曾經受到教練或學長的肢體暴力,15.7%的應答者(9035人)遭受過辱罵、威脅等語言暴力。在小初高的學生運動員中,小學生遭受語言暴力的情況最嚴重,肢體暴力的情況則隨著年級的上升越來越多,遭受肢體暴力最多的是高中生。

  而且,不少學生因為擔心報復或者因為不知該如何應對,而選擇消極處理自己的遭遇。調查結果顯示,在曾經遭受過肢體暴力的學生運動員中,79.6%的應答者(4898人)從未將遭遇的情況告知身邊的人,原因大多是“擔心報復”(24.5%)或者“不知該如何應對”(13%)。

  曾遭受李再英和李多英姐妹暴力欺凌的受害者也表示,“事情已經過去十年,我本想忘記這些,繼續生活”,“但偶然回想起當時的經歷,為了回顧自己的人生,我決定拿出勇氣”,時隔多年才站出來揭發當時遭受暴力霸凌的事實。

  京畿道女性家族基金會研究委員鄭惠園(音譯)表示,“在學校運動隊,前后輩一起集體生活,集體訓練,很容易被這種暴力文化同化,日后變成暴力行為的加害者,出現暴力行為的社會化循環”。

  事實上,人權委員會開展全面調查的結果顯示,小學生運動員在被問到遭受肢體暴力之后的心情時,38.7%的應答者(898人)表示“認為自己需要更加努力”。對於這一結果,人權委員會表示,“置身於日常的暴力文化中,運動員從小學時期就開始形成暴力打罵是體育訓練和提高成績的必修課這樣一種固定觀念”,“從而不斷將暴力文化內化,導致體育組織內暴力文化持續再生產,形成惡性循環”。

  韓國一高中男子棒球運動員在調查中稱,“運動員要出成績就是得挨打,要不然很難提高”。一初中男子射箭運動員則表示,“學長們都是這樣做的,輪到我們,自然也就成這樣了。運動員就是要多挨打,才能打起精神”。

  專家們指出,為根除體育界的暴力文化,應首先改變體育界以精英運動員為中心的體育文化。

  西江大學教育研究生院教授鄭容哲(音譯)表示,“無論做出多麼不人道的行為,隻要比賽成績好,就可以被原諒﹔隻要能夠拿到金牌,就可以為自己的所有惡行獲取免罪符,這種精英體育的舊習從過去一直持續至今天”,“運動員在隊伍中需要看精英運動員的臉色,指導員默許各種暴力霸凌行為,這種情況廣泛存在,現在爆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

  鄭惠園表示,“學校運動隊的集體組織特點很容易像部隊一樣形成階級等級、權力控制與服從的集體文化”,“營造安全、平等的運動環境離不開教練們的努力,我們需要向教練傳授理性的教育方法”。

  →→更多文體新聞

(責編:申玉環、周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