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連世界】疫情拷問各囯教育系統應急能力 全球3.6億學子能否停課不停學?

韓國:線上教學質量如何保障 不乏擔憂之聲

鄧圩、何蒨、夏雪、凌翔意、張悅

2020年03月16日09:20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編者按】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國今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在教育部門“停課不停學”的號召下,“屏幕變黑板、老師成主播”,全國大中小學、課外機構都把課堂搬到了線上,為國內在線教育發展按下加速鍵。

  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在日內瓦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從特征上可稱為“大流行”。

  目前,多國政府已採取學校停課措施抗擊疫情。據外媒報道,全球近3.63億名學生,相當於五分之一的中小學生和四分之一的大學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停課。各國政府正絞盡腦汁想對策,最大限度地減少疫情對學生課業的影響。

  全球多數停課學校切換至網課模式

  疫情拷問各國教育系統的應急能力,互聯網時代,線上教育、網課,成為大多數人“停課不停學”的最佳選擇。

  來自美國紐約的艾米麗3月12日回到家中。作為斯坦福大學的一年級新生,首個期末考試被安排在網上進行。

  斯坦福大學是加州第一所宣布取消冬季學期結束前所有需要學生到校學習的課程。網課於9日開始啟動。該校還宣布,將取消4月份新生的訪校活動以及所有的校園參觀和信息會議。斯坦福大學教務長德雷爾在給校園社區的信中說:“我們了解,這對很多教師來說都是一次很大的調整。”但她表示,這些行動“既有助於減少病毒的傳播,也有助於在冬季考試臨近時緩解學生們的焦慮”。

  隨著新冠疫情不斷蔓延,美國境內確診人數已多達1729例,覆蓋44個州及華盛頓特區。疫情的擴散對於社會各界都堪稱一項嚴峻考驗,而學校屬人員密集地區。為控制疫情在校園和教室傳播,美國多所學校從本周開始停止面授課程,轉為網上教學。

  美國多所知名高校也紛紛宣布停課。截至目前,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哥倫比亞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紐約大學、華盛頓大學、西雅圖大學、南加州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俄亥俄州立大學、萊斯大學、聖克拉拉大學等均通過網站發布網上授課、考試通知。

  在舊金山灣區,網絡教學輔助學生們的日常學習,現在成了不少學生學習的主要通道。目前除了舊金山市學區,其他學區依然遲遲沒有宣布關閉學校,這些學區面對家長要求停課的壓力。但有些家長已經把孩子自行帶回家。丹的兒子在聖馬特奧地區上初中,他這幾天在家休息,實際上他一點沒有閑著,通過班級和年級的谷歌“classroom”賬號,丹的兒子正在為即將到來的考試復習,他同時還可以向系統提交各項作業。

  截止3月11日,法國新冠確診患者較集中的地區,當地已對學校採取停課措施。這一措施涉及30萬學生,主要分布在瓦茲省、上萊茵省、科西嘉和莫爾比昂省。但當地政府也強調,停課並不意味著學生可以放假,而是希望學生可以在家中繼續學習。為此,一系列的線上教育及課程在法國教育部的監督下開始執行。

  根據法國教育部提供的信息,法國遠程教育中心擁有一套專門的在線教育系統,停課學校的校長及教師需通知學生家長,在遠程教育中心在線教育系統注冊,為每個學生建立賬戶,保証學業的正常進行。

  法國遠程教育中心的在線授課內容覆蓋小學至高中畢業,並且已上線第二、第三季度的學期考試內容。法國教育總署負責人愛德華·杰佛雷指出:“學生可以每日自主在家學習3至4個小時,每周學習5天。”

  新冠疫情在韓國蔓延開,在線教育需求也隨之爆發。教育企業Hunet公司2月26日表示,2月線上聽課人數較去年同期增加了3倍。除Hunet外,韓國各大線上教育網站2月會員均大幅增長。教元集團3月3日稱,教元KUMON“智能課堂”遠程授課服務2月會員數較1月增加228.9%﹔DAEKYO集團運營的外語學習網站“DAEKYO會話”2月用戶較1月增長65%......

  韓國政府為保証大學線上授課質量,正在推進“大學綜合在線學習管理平台”。該平台提供學習內容制作與共享、點名、學習進度查詢、教學評價等豐富的教學功能。目前已在江源大學、慶北大學、釜山大學等9所國立大學運行。

  3月9日,韓國教育部和教育學術信息院(KERIS)表示,將擴大該系統的使用范圍,讓中小規模的大學也都能使用該平台。

  教育學術信息院相關人士表示,目前一些中小規模的大學無法提供網絡教學。為了擴大網絡教學平台,已經向教育部申請了緊急預算。一旦預算到位,將立即完善系統,最早在本月內便可投入使用。

  隨著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型冠狀肺炎已成為全球“大流行”。近期,全球或將有更多國家關閉課堂,加入線上學習大軍。

  線上教育不發達 停學等於停課

  在一些線上教育並不發達的國家,停學就等於停課。

  BBC新聞報道稱,意大利家長們已經倍感焦慮,一是對疫情感到恐慌、二是對孩子在家無法接受教育表示擔心。居住在羅馬的母親Malvina Diletti說道:“我對目前的情況很擔心,雖然他們(孩子)對放假感到很興奮,但很快就會感到無聊。”她共育有6個孩子,除了和丈夫輪流照看,還得請保姆才能顧得過來。意大利互聯網產業並不發達,家長們對線上教育不感興趣,教育機構、學校和商業公司,也鮮有產業化的投入。

  與意大利情況相似的國家還包括德國等歐洲國家。德國目前尚未實施中小學停課措施。隻有出現了確診或疑似病例的學校才會臨時關閉。德國衛生部長施潘曾表示,停課的決定應由各地方政府根據具體情況做出,聯邦層面目前不贊同讓學校全面停課的建議。

  一旦出現中小學大面積關閉的情況,德國能否採用網絡授課等手段保証學生的課業不受影響呢?答案不幸是否定的。德國《世界報》直言不諱地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德國學校在數字化建設方面的巨大缺陷。當上海的網絡學校為學生提供視頻授課並發送在線作業時,我們的學校卻沒有做好任何准備。”德國教育與科學協會(GEW)理事霍夫曼(Ilka Hoffmann)表示,德國學校的硬件水平參差不齊,許多學校甚至沒有無線局域網。此外還缺乏整體的雲技術解決方案,各校的教材無法上傳共享。聯邦和各州政府必須合力採取措施加以解決。

  線上教學質量如何保障 不乏擔憂之聲

  線上教學作為一種新的教學方式,其適用性有限,很難滿足各方面多層次需要,這就對學校、特別是教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據韓媒報道,目前韓國各大高校正在緊急籌備開學后進行的遠程授課。為了應對這次史無前例的大規模遠程授課,除了需要准備幾千門的課程,最讓人頭疼的還是費用問題。增加服務器容量、購買各種教學系統及相機、麥克風設備等可能需要花費數億元韓幣。

  韓國副總理兼教育部長官俞銀惠10日也表示,需給予各大高校足夠的預算支援,以推進在線授課的順利進行。

  大規模地開展在線教學,對教師的信息化教學能力無疑是個考驗。韓國很多教授因不熟悉在線授課的方式,在准備教學資料時也遇到了困難。某地方大學相關人員表示:“學校為了上傳多達數千個的授課內容費盡心思。大部分教授對視頻制作和視頻授課非常陌生,雖然學校都在面向教授普及視頻授課的方法,但是應該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首爾某大學講師也表示:“應學校要求,現在全校教授與講師都在匆忙趕制授課視頻。說實話,我認為高質量的教學視頻是不太可能的。大部分視頻都是PPT資料配上教授的聲音旁白。”

  由於很多大學無法承擔大規模在線授課帶來的經濟負擔,韓國教育部對這些大學放寬了在線授課的標准,這樣引發了學生對授課質量下降的擔憂。

  韓國大學生朴某表示:“很多教授並不熟悉網絡授課。授課標准被放寬后,可能會發生教授僅上傳10分鐘的授課視頻或者用作業來代替上課的現象,這會導致授課質量嚴重下降。”

  美國斯坦福大學進行在線授課的決定得到的反應也各不相同。包括許多亞裔學生在內的人士歡迎這一決定,也有一些人則表示這一決定帶來了不確定性。部分學生則擔心遠程教學難以完成實驗室課程、一些重要的課程若取消是否會影響畢業時間等問題。

  為了提高在線學習效率,法國教育部也在線上不斷收集信息,並與教育機構保持密切溝通,以便隨時聽取意見,改善在線授課的內容質量。教師可以通過平台的視頻機制給學生在線上課,也即將講堂搬到了學生家中。學校校長及教導主任負責排課和安排教程,避免不同課程的時間撞車。在這套視頻在線授課的平台上,學生也可以在線回答教師或其他學生的提問並進行交流,這也是教師確認學生學習狀態的最佳方式。法國教育部部長在採訪中指出,這套專門的在線教育系統允許學生通過電腦、平板電腦或手機進行在線學習,且這套系統可容納總量為600萬至700萬的賬戶同時使用。

  除了法國遠程教育中心的在線教育系統外,部分地區也擁有自己的在線教育平台。在大巴黎地區,所有的中學都連接在一套內網系統中,教師和學生可以通過這套內網的數字教學空間進行交流,並參加考試。

  對於少量沒有上網設備的法國家庭,法國教育部長強調會採取各種方式保証學生不會中斷學習,例如通過郵寄方式提供教學素材等。

  經此一“疫”,在線教育走進傳統課堂,與學校教育深度融合,也給教育行業未來發展帶來了更大的想象空間。

  →→更多留學新聞

(責編:申玉環、吳三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