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城連環殺人案”確定真相還有多遠?

夏雪、實習生 劉茜

2019年09月20日18:41  來源:人民網-韓國頻道
 

以該案為原型的韓國電影《殺人回憶》。

  人民網首爾9月20日電(夏雪、實習生 劉茜)作為長期未結案件,韓國“華城連環殺人案”時隔三十年於近日露出曙光。雖然警方已初步確認了嫌疑人,但此案件仍舊疑點重重,距離真相大白之日究竟還有多遠?

  三十多年過去了,那些本該擁有美好人生的受害女性,那些痛失親人而又無處喊冤的家屬,那個讓人既熟悉又陌生的“殺人惡魔”,那個曾給韓國80時代蒙上一層陰影的“國民心結”,又一次重回大眾視野。“殺人惡魔”的面紗被一層層揭開,人們心中的千千萬萬個疑問似乎忽然也有了答案。

  地獄空蕩蕩 惡魔在身邊

  2019年9月19日,“殺人惡魔”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李春宰(音)。

  “這案件與我沒有任何關系。”在20日進行的第三次調查審問中,李春宰面容平靜地回答警方及犯罪心理學專家的每一個問題,依然否認所有嫌疑。

  被發現是“殺人惡魔”前,李春宰只是在釜山監獄服刑的一名普通囚犯。雖然被判了無期徒刑,可他在監獄的二十多年間表現十分良好,是一級模范囚犯,服刑人員陶瓷展覽會甚至還展示過他制作的精美瓷器。

  直到今年,一直都有家人過來探望並給他存錢,他也一直期待能夠獲得假釋。  

  據韓媒報道,曾與李春宰在同一監獄服刑過的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李春宰當時覺得妻妹很漂亮,就強奸並殺害了她,但他一直覺得自己沒有罪。”另外,該知情人士還表示,李春宰和警方模擬的畫像十分相像。正如《殺人回憶》電影最后小女孩說的那樣,“他長得很普通。”

當年警方模擬的罪犯畫像

正如《殺人回憶》電影最后小女孩說的那樣,“他長得很普通。”

  李春宰沒有看過《殺人回憶》這部電影,但他已經知道了最近與自己相關的報道。釜山監獄方面人士表示,雖然他已經知道了這些報道,但仍舊表現得心平氣和,十分冷靜。目前,他已被移到單間,單獨關押。

  對此,京畿大學犯罪心理學系教授李水晶(音)表示,“雖然還沒有最終確定,但經過對李春宰的心理進行分析,他是真凶的可能性為100%。”至於李春宰為何在監獄沒有犯錯,專家認為監獄裡的都是體型強壯的男囚或獄警,所以掩蓋住了他面對那些沒有抵抗能力的女性時表現出的暴力傾向。

  李水晶最后還表示,“警方應該進一步確認一下,1991年4月(“華城連環殺人案”最后一起案件發生時間)至1994年1月期間(殺害妻妹案件發生時間),李春宰是否還犯過其他沒被發現的強奸殺人案或強奸未遂案。”

  很多犯下可怕罪行的殺人犯,並不是“魔”,而是日常生活中毫不起眼的普通人。連續殺害10名女性的李春宰,在村民口中也是“很有禮貌、待人親切的人”。誰都不敢想象,曾經生活在你周圍的普通人,有一天會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追凶33年 凶手為何如今才浮出水面?

  看過電影《殺人回憶》的人都知道,20世紀80年代的韓國,還處於軍政統治時期。盡管社會已初步發展,但體制混亂,在刑偵技術上還很落后,而且警察沒有相關的刑偵經驗,致使很多重要的証據被損壞或遺失。

  此次“華城連環殺人案”凶手落網,很大功勞源於現代DNA比對技術的發展。DNA,也成為了刑案史上最得力的犯罪証據。

  但三十多年前,韓國警察卻在同樣重要的証據——“血型”上犯下了致命性錯誤。

  據警方透露,李春宰的血型為O型,而當年警方判斷嫌疑人的條件之一是“B型血”。

  對此,韓國警方相關人員表示,“在當時的情況下,極有可能是血液與其他污染物質混在一起,所以導致信息不准確。但是DNA比對一致的話,同一個人的概率是99.99%。”

  正是由於這一巨大失誤,導致曾經投入的205萬警力、搜查的2萬余名嫌犯、鑒定的570組DNA、180根毛發、40116枚指紋,都成為徒勞。假如當初的鑒定結果沒有錯,真相還會來得如此之遲嗎?

  “請千萬不要比我先死,我一定要見到你”

  “昨晚幾乎一夜沒合眼,終於要實現在國民面前立下的承諾了。”這是韓國犯罪學研究所研究委員金福俊(音)19日在自己社交媒體上寫下的話,他曾經參與過該案件的調查,同時也是電影《殺人回憶》中宋康昊所飾演的刑警原型。“我們兩個拿著電話哭了好一陣子。”金福俊哽咽地說,看到新聞后他馬上就和當年案件現場總負責刑警河勝均(音)通了電話,兩人都激動不已。

  河勝均曾擔任華城連環殺人案調查組組長,2006年,最后一起案件的公訴期將過,他通過月刊發表了一篇寫給凶手的長信,轟動一時。信中最后寫道,“請千萬不要比我先死,我一定要見到你。”這一天終於要到來了。

  電影《殺人回憶》的最后一個場景,宋康昊飾演的刑警緊盯著鏡頭,用一個迷茫卻又堅定的眼神望向屏幕,這是在告訴潛逃在外的凶手——“如果你在看,不管在哪,我一定要把你抓住。”誰也沒想到,一部刑偵電影就此戛然而止。

電影《殺人回憶》的最后場景

  雖然電影沒有結局,現實卻給出了答案。

  另外,據韓媒最新報道,韓國警方已經准備重啟韓國三大懸案之一的“大邱青蛙少年失蹤案件”調查工作。

  “真相或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更多社會新聞

(責編:申玉環、吳三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