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率低於1 韓國人口恐難守5000萬大關

2019年09月06日08:48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生育率低於1,韓國人口恐難守5000萬大關

  人口學家預測,在接下來的半個世紀裡,除非韓國的生育率發生明顯改變,否則現有的5100萬人口可能會減少三分之一。

  根據韓國統計廳最新發布的《2018年出生統計(確定版)》,該國當年的總和生育率僅為0.98,即平均一名女子終生生產不足1名子女,成為世界上唯一出生率進入“零時代”的國家。

  超低生育率意味著韓國正走向人口崩潰。人口學家預測,在接下來的半個世紀裡,除非生育率發生明顯改變,否則現有的5100萬人口可能會減少三分之一。

  韓國成唯一總和生育率低於1的國家

  按照人口學的一般原理,為保持人口的長期穩定,一國的總和生育率至少需要達到2.1的更替水平。換句話說,韓國的總和生育率隻有達到2.1,才能使人口穩定在目前的5100萬左右。

  值得關注的是,目前世界上有不少國家已經陷入了人口生育率超低的陷阱當中。比如,英國在近兩年的總和生育率約為1.8,日本約為1.4。與韓國比較接近的國家和地區則有新加坡、中國香港和摩爾多瓦。不過,由於非洲很多國家高達4以上的總和生育率,使得全球平均值達到了2.4。這也是全球人口依然保持繼續增長的重要原因所在。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韓國的人口崩潰也是由多種原因所致。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韓國政府開始實施全國性的計劃生育政策,提倡一對夫婦生育兩個孩子。到八十年代,進一步提出了“一胎就好”的人口政策。

  日趨嚴格的生育政策再加上快速的經濟發展,韓國的人口出生率就開始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雖然韓國在1996年取消了計劃生育政策,到2005年又轉而採取鼓勵生育政策,但生育率低迷的趨勢已然形成,人口出生率不斷下降。從2000年到2015年,韓國總和生育率一直徘徊在1.2左右,2017年降至1.05,如今又成世界上唯一的總和生育率低於1的國家。

  韓國女性普遍面臨嚴酷的職場壓力

  除了嚴格的生育政策導致的后遺症之外,更大的原因還來自於經濟社會發展對勞動者所形成的生育壓力。

  許多研究者都發現,經濟發展是人口增長最牢固的“避孕工具”,這一點在韓國體現得尤為突出。工作節奏的加快、勞動時間的延長,使得年輕人壓力越來越大。根據經合組織(OECD)的統計,韓國是該組織中工作時間最長的國家之一。

  雖然近些年來韓國政府一直在努力縮短工作時間,但是2018年,該國員工的平均工作時間仍長達2113個小時,是經合組織成員國中第二長的國家,僅次於墨西哥,比經合組織成員國的平均時間多347個小時。

  工作時間長疊加生活成本高,使得越來越多的韓國人選擇推遲結婚年齡甚至單身。數據顯示,今年6月,韓國的結婚人數為17946,比去年同期下降12.9%。這是自1981年政府開始收集相關統計數據以來,該數值首次跌破2萬。

  韓國人的結婚年齡越來越晚。韓國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年,韓國女性初次結婚年齡平均達到30.1歲,男性達32.8歲。調查還表明,將30-34歲和35歲以上視為自己理想婚齡的未婚男性,佔受訪男性總數的58.7%和28.7%,而將28-29歲和27歲以下視為理想婚齡的比重,僅為8.7%和3.9%﹔另一方面,將30-34歲和35歲以上視為自己理想婚齡的未婚女性,佔受訪女性總數的62.8%和17.4%,而將28-29歲和27歲以下視為理想婚齡的比重,僅為14.5%和5.4%。

  韓國女性一直是勞動力市場中的弱勢群體。在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的婚姻模式被淘汰后,許多女性也開始走向勞動力市場。但是,女性在勞動力市場中受到的壓力更大。OECD的調查發現,在韓國,女性隻能夠獲得男性工資的63%,這是該組織全部國家當中,男女薪酬差距最大的國家之一。

  為了保住來之不易的飯碗,許多女性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工作,花更多時間參加培訓以給自己“充電”。由於許多韓國公司不願雇用當了母親的女性,導致不少年輕女性對婚姻產生一定的畏懼感。

  韓國統計局的一項調查發現,隻有45.6%的韓國適婚女性認為婚姻是一生中應該做的事,比男性62.9%的比例要低得多。越來越多的韓國職業女性傾向於晚婚甚至不婚,適齡生育女性的未婚率、不婚率提高,導致婚內生育率下降。這些因素最終導致韓國生育少子化、獨子化甚至無子化趨勢愈演愈烈。

  近年來,韓國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試圖挽回低迷的生育率。這些措施包括減少工作時間、增加對單親家庭的支持、增加日托中心數量並延長開放時間,以及對帶薪“父親假”(陪產假)的小企業提供財務支持等。但客觀而言,這些措施的效果並不明顯,超低出生率的趨勢,很有可能會繼續下去。

  李長安(經濟學者)

  →→更多社會新聞

(責編:申玉環、吳三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