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暴、性侵、侵吞獎金:韓國體壇為何頻曝丑聞

耿學鵬 張琰

2019年01月16日08:53  來源:新華社
 

  韓國體壇近一段時間頻曝丑聞,包括性侵、毆打、欺凌以及教練克扣隊員獎金等,引發韓國社會高度關注。韓國總統文在寅近日敦促體育界做出根本性變革,反省成績至上的運動員培養風氣。

  本月9日,韓國短道速滑名將沈石溪控告前國家隊教練趙載范性侵一事曝光,引起軒然大波。趙載范原本就因涉嫌毆打隊員被一審判處入獄10個月,在隨后審理過程中,沈石溪追加指控他對自己有長期猥褻和性侵行為。

  幾天后,韓國速度滑冰運動員金寶凜稱自己在國家隊內遭到“前輩”隊友盧善英欺凌。金寶凜原本在平昌冬奧會期間被指與隊員合伙孤立盧善英,遭國內民眾口誅筆伐,然而她的最新曝料讓劇情瞬間反轉。

  去年11月,在平昌冬奧會獲得銀牌的韓國慶尚北道體育協會女子冰壺隊公開指認,主教練金敏貞及其父親和丈夫有辱罵隊員、排擠選手以及私吞獎金等行為。這支被昵稱為“金之隊”的冰壺隊在獲得冬奧會銀牌后人氣飆升,鬧出隊內教練與隊員反目的傳聞讓民眾大為震驚。

  除冰上運動項目外,其他體育領域也曝出丑聞。

  本月14日,前柔道選手申余榮(音)指控其高中時期教練在長達4年的時間內對自己有過大約20次性侵。去年9月,韓國女排一名教練被指在女排世錦賽集訓期間醉酒猥褻隊內女工作人員。去年3月,藝術體操國家隊教練李慶熙(音)稱,在2011年至2014年間遭到大韓體育協會前高層人員猥褻。

  韓國國會議員金榮珠11日公開的一份材料顯示,過去5年韓國體育界涉及暴力、性侵、辱罵等行為的懲戒案件總計124件,其中性暴力案件16件,兩起案件的受害者是未成年人。大韓冰上競技聯盟涉及性暴力的懲戒案件最多,5年內共有5起。

  韓國媒體以及體育界業內人士認為,韓國體育界教練等少數人掌握隊員“生殺大權”的集權式管理以及體育界內部相對封閉的結構,是問題根源所在。在韓國,教練可以決定選手是否有機會參加比賽,運動員們很難拒絕有絕對權力的教練。

  韓國國會議員表蒼園曾表示,體育界環境封閉且有明確上下級關系,受害者如果告發加害者就需要面臨斷送職業生涯的風險。

  另外,韓國體育機構懲罰不夠徹底,也受到苛責。大韓體育會2009年出台涉暴力的選手及教練需遭永久除名的原則,韓國文體部2013年提出建立涉暴力教練登記系統計劃,2014年成立針對比賽造假、性暴力、考試違紀和團隊私人化不當行為的四個專門委員會。

  但據韓媒報道,最近5年多來,在相關體育機構做出懲戒決定的860個案件中,懲戒期間復職或再就業的案例有24件,懲戒后復職或再就業的案例有299件。

  議員金榮珠表示,由於涉事人員沒有受到應有的處罰,暴力、性侵事件才持續蔓延。比如,一名前游泳國家隊教練2015年因有暴力及猥褻行為被禁賽6個月,去年就重新擔任了大韓游泳聯盟指導委員。

  接連曝光的丑聞引發韓國社會高度關注,也促使韓國主管機構出台進一步強化體育界規范的措施。在沈石溪指控其教練趙載范性侵后,韓國文體部發表了旨在根除體育界性暴力的一系列應對措施。

  這些措施包括:擴大相關處罰范圍,把嚴重猥褻行為列入性暴力相關處罰規定之內﹔設立各個體育團體之間的懲戒信息共享系統,禁止性暴力加害者從事體育相關工作﹔與國際奧委會等國際體育組織以及各國體育機構建立協調機制,限制加害者海外從業﹔開展以民間為主導、涉及國家隊和地方體育團體等各層面的全面調查,改善運動員村條件並強化預防措施等。

  體育界丑聞直接驚動了韓國總統。據韓媒報道,韓國總統文在寅14日在青瓦台會議上表示,近來體育界多起暴力和性侵指認有損國家形象,類似苗頭過去已有顯現,但因為沒有做出根本性改變措施而持續至今。

  他要求通過內部徹查、嚴懲涉事人員、保護舉報人員等方式,根本性改變風氣。他還敦促相關機構考慮改進運動員需長期遠離學校和家庭、在封閉環境下訓練的集訓方式。

  文在寅說,希望體育界把近期事件變成一個契機,從根本上調查和改變成績導向的運動員培養方式,無論是訓練成績提高還是國際賽事獎牌,都不能成為任何欺壓或是暴力行為的理由。

  →→更多文體新聞

(責編:申玉環、李美玉)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