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白皮书凸显韩日关系趋冷

2021年02月05日09:4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据韩联社报道,2月2日,韩国国防部发布《2020国防白皮书》,将日本称为“邻国”,替代以往称日本为“伙伴”的表述。这是文在寅政府执政以来第二次发布国防白皮书。在阐述与周边国家的国防交流合作的章节中,新版白皮书反映了趋冷的韩日关系。有报道称,日本防卫省就白皮书中所涉及竹岛(韩国称“独岛”)问题、日本巡逻机等问题召见韩国武官表示抗议,称这令人非常遗憾且无法接受。

  关系趋冷

  据韩联社报道,新版国防白皮书在阐述与周边国家的国防交流合作的章节中,将日本的排序降至第二,位于中国之后,称“不仅是两国关系,为了东北亚乃至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繁荣,韩日作为邻国理应保持合作”。这与此前“韩日两国地理相邻、文化相近,互为亲密邻居,也是共同致力全球和平与繁荣的伙伴”表述相比,大打折扣。

  新版白皮书指出,日本部分政治领导人挑衅独岛(日本称“竹岛”)主权、2018年日本巡逻机低空飞行威胁韩国军舰以及对此单方面发布本末倒置的言论严重影响韩日两国国防关系。而2019年7月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限制措施成为两国发展面向未来双边关系的重要障碍。白皮书称,今后将严正应对日本歪曲历史、主张独岛主权等不当行为,但同时愿同日方继续致力于维护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

  “今年的白皮书中,将日本称为‘邻国’而非此前的‘伙伴’,更像是一种措辞上的微调,反映了2019年以来韩日关系的基本情况。即便如此,新的白皮书中为了双边、区域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保持合作的提法,仍保留了某种‘合作伙伴’的涵义,并没有决裂或者‘撕破脸’,留有转圜的余地”。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董向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白皮书中对于韩日关系的阐述,反映了韩国主观上为韩日关系降温的态度,也是对遭受“友邦”日本经济制裁之后韩国国内高昂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回应。

  摩擦不断

  近年来,韩日频频在历史和现实问题上发生摩擦。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日本企业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强征韩国籍劳工。2019年,日本对用于智能手机及电视机的半导体等制造过程中需要的3种材料加强面向韩国的出口管制,并将韩国移出贸易“白名单”。作为回应,韩国威胁放弃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并在独岛进行超出往常的大规模军演。

  “日本就韩国国防白皮书表态,几乎是每次都会进行的‘例行动作’,一般涉及历史问题、争议领土、军事摩擦等议题,无需对此过分敏感,进行过度解读。但韩日摩擦不断,反映了两国间存在的结构性矛盾。”董向荣分析,在韩国,受日本殖民的历史记忆以及赶超日本的心态衍生出强烈的对日民族主义。近年来,随着韩国经济增长、国际影响力不断上升,韩日两国的相对地位发生结构性变化,韩国的心理优势不断增强,要求日本在历史问题上更加认真地反省。与此同时,日本在独岛(日本称“竹岛”)问题、慰安妇等领土和历史问题上的做法始终难以达到韩国要求,这些议题一旦遇到贸易摩擦或政治摩擦就被重新引爆。

  僵局难解

  美国国防部2日就韩日围绕韩国国防白皮书涉日本表述产生的矛盾表示,韩国和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同盟国。韩美日三国合作在应对朝核问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弹道导弹威胁,维护地区和平、繁荣和稳定方面必不可少。美方相信韩日也就此意见一致,今后将与韩日两国继续谋求扩大合作,携手应对威胁。

  董向荣分析,韩日是美国在亚洲地区的重要盟友,美国始终希望两国改善关系,增强美国的亚洲盟友体系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近年来,随着韩日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韩国的变化,原来隐藏的深层矛盾慢慢浮出水面。随着韩国国力不断增强,其对日态度可能更加强硬。即便如此,韩日在价值观、经济发展水平、文化背景等方面相互认同,韩日间的经贸、人员往来始终非常密切。可以预计,两国间相互纠缠的局面短期内不会出现趋势性的转变。(记者 高乔)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1年02月05日 第07版)

  →→更多时政新闻

 

(责编:申玉环、吴三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