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大国”期盼中国学生回归 多国为中国学生调整教学计划

本报驻日本、韩国特约记者 孙秀萍 夏 雪 本报特约记者 刘皓然 石向楠

2020年03月03日16:53  来源:环球网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多国纷纷收紧中国公民入境政策,导致庞大的中国留学生群体遭遇“返校难”的窘境。近期,以澳大利亚为首的各高校纷纷对当局施压,强烈呼吁让中国留学生尽早回归课堂。有的学校直接“打钱”,弥补学生的各项损失;还有不少教育机构致力于研究“变通”手段,规避政府制定的严令。有媒体慨叹,这场疫情充分反映出西方各“留学大国”对中国留学生非同寻常的依赖。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月26日报道,澳政府于2月1日正式实施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此前已经两度延长时效。近段时间,不少澳高校开始为滞留在中国的留学生提供特别补助,也有学校正与政府沟通,希望能适度放宽禁令,接回部分中国学生。

  截至目前,澳联邦政府对于旅行禁令仍保持着“一周一议”的状态,在整体执行力度上十分严格。不过在2月下旬,当局对部分中国留学生予以关照,允许在澳就读11和12年级的高中生返校继续上课。据了解,这批学生总人数约为760人左右,但不包括来自湖北的学生。澳政府首席医疗官布兰登·墨菲认为,该举措不会对澳大利亚国民众造成任何实质性风险。

  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丹·特翰表示,国际教育市场的常态化对于澳大利亚“至关重要”。目前该国对留学生返校工作仅“迈出一小步”,不过联邦政府下一阶段将考虑让更多高校的留学生回归。澳政府对旅行禁令的适度放宽,得到了该国教育部门的积极反馈——澳大利亚顶级高校联盟“八校集团(G8)”首席执行官维姬·汤姆森表示:“7万来自中国及其他国家的留学生急切盼望着返校……在政府的支持下,我们将探索一切可行办法。”

  其实,澳大利亚多所高校已尽可能为留学生提供协助:ABC举例称,墨尔本大学为受旅行禁令影响的中国留学生每人提供7500澳元(1澳元约合人民币4.6元)“补偿金”,以弥补学生航班取消的损失、住宿和隔离等产生的费用。阿德莱德大学派送出“关爱礼包”,为每名学生提供最高2000澳元的航空补贴;对于学期内无法返校的学生,该校还将退还本学期的全部学费。

  《悉尼先驱晨报》称,其实澳大利亚各高校现阶段已在筹划旅行禁令解除后的工作。他们与中、澳政府以及航空公司方面保持着积极沟通,时刻准备出动包机接学生返校。澳洲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乔伊斯日前表示,该公司已经备好了一批波音747客机,只要有需求,澳航有能力满足这场涉及数万留学生的“大规模返校”计划。

  澳大利亚一份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海外留学生数量已达到86.9万人,其中高达半数的留学生分布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返校困难,令澳大利亚遭受的冲击尤为强烈:在该国G8高校中,中国学生所占比例高达1/10,这一比率居于发达国家之首。业内估算,如中国留学生缺席本学期的课程,将直接造成澳经济60亿到80亿澳元的损失;不仅如此,澳政府的强硬举措有可能会重创该国形象,为留学市场造成长期性的损失。其实,出于对旅行禁令的不满,不少中国学生已经改变留学计划,转而考虑英国、加拿大或其他国家的学校。

  新西兰:政府“不急”学校急

  据新西兰广播电台(RNZ)报道,眼看着隔壁邻居“特事特办”,新西兰政府却于2月下旬却将旅行禁令额外延长8天,这急坏了新西兰国内的一众高校。教育工作者纷纷向当局提出“抗议”,要求政府免除对中国留学生的入境限制。

  新西兰大学联合会负责人克里斯·蕙兰表示,旅行禁令已经严重干扰到留学生的学习生活,各校呼吁政府为他们“网开一面”。新西兰学生联合会更是直接向总理阿德恩致公开信,措辞严厉地批评当局的旅行禁令“不合理”、缺乏“同理心”。学生联合会主席伊金指出,新西兰对留学生的入境限制不仅有悖于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还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对华人群体十分不利。

  迫于各界压力,新西兰多个政府部门日前分别予以回应。教育部称,国际生源是新西兰教育体系中极具价值的一部分,各高校的诉求已经受到了政府方面的重视与审查,当前的事态不会“一成不变”。与此同时,教育部也在与业内人士沟通,试图探索远程教学的可能。新西兰移民局则表示,持学生签证者若因旅行限制而无法入境,其“首次入境期限”将相应顺延,且改签不收取任何费用。近日,新西兰教育部门及学生志愿者录制了题为《武汉,新西兰在等你》视频,汇集了新西兰南北两岛多座学府的祝愿,为迎接学生回归释放出积极信号。

  新西兰也是中国学生的“留学大国”,中国学生在新西兰国际生中占比45%。截至目前,仍有高达49%的中国赴新留学生被拒返,这种局面或将造成该国1.7亿新元(约合人民币7.4亿元)的损失。

  多国为中国学生调整教学计划

  多家西方媒体坦言,各国急切盼望中国留学生的回归,与留学市场巨大的经济利益息息相关。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令西方高校对中国的依赖暴露无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更直白:“旅行禁令让一些国家陷入严重拮据。”

  《金融时报》称,受当前形势所迫,北美、欧洲和亚洲很多依赖中国学生“创收”的学校也纷纷调整了教学计划,比如延期开学、开设网课。韩国约有7万中国留学生,不少大学主动将开学时间延后两周,只为和中国学生的隔离期同步。相比之下,赴美留学生群体此次所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报道分析称,不少美国学府开学日期是在1月中旬,很多留学生早已返校;另一方面,由于之前的贸易战令中美关系紧张,特朗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不友好政策,导致中国留学生对该国的心理预期已经“触底”。

  “曲线返校”有多少可行性

  为了能尽快返校,奥克兰大学大三学生小吴目前在泰国“自我隔离”,准备待满14天就从泰国飞往新西兰。小吴的案例近期在中国留学生中其实十分普遍——面临一些国家的“14天内到过中国禁止入境”的旅行禁令,一些学生先到其他国家与地区“中转”两周,再继续前往留学目的地。

  在小吴的故事中,他表示自己一切以学业为重,不想让规划被疫情打乱。与其在家赋闲半年,还不如“什么法子都试一下”。对于学校提供的远程教学替代方案,他表示并不感兴趣,毕竟家人为他留学新西兰花了很多钱;他认为,拿学历并非留学的全部意义所在,海外的生活经历也是重要组成部分。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一些思维“活络”的高校已在努力尝试“变通”手段,旨在绕过政府发布的硬性指令,提早迎接留学生回归。不少学校发现,只要留学生率先抵达泰国、柬埔寨、阿联酋等第三方国家,再飞往留学目的地,就能完美规避相关国家政府制定的旅行禁令。为鼓励学生“曲线返校”,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甚至为每名学生提供1500澳元的机票费用。

  近日,澳洲不少教育机构也在送出“助攻”:譬如,澳大利亚教育顾问协会就有专人在泰国曼谷协助中国留学生转机、返校。旅游行业也从“返校业务”中嗅到了商机,譬如有旅行社就推出了“14天安全入境套餐”新业务,帮留学生从迪拜飞往澳大利亚。该套餐中包括四星级宾馆住宿与私人向导服务,还赠送口罩,既符合隔离标准,又保证舒适快捷。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不断蔓延,从第三国“中转”的方式开始出现不少新情况。日本与韩国作为曾经对中国未有旅游禁令的国家,因自身疫情愈发严重,学生在这里“中转”的感染危机甚至可能超过中国国内。

  2月26日,日本政府决定禁止来自韩国大邱市和庆尚北道部分地区的人员进入日本国境;此外,暂时还未禁止除湖北和浙江之外的中国人入境。截至3月1日,日本国内新冠肺炎确诊感染者共949人,死亡病例12人,印度、以色列、伊拉克等8个国家和地区都开始对日本实施旅行禁令(目前中国留学生较多的欧美国家还未对来自日本的人员实行禁令)。如果人数增加趋势继续上涨,对日本实施禁令的国家与地区或许会逐渐增多,这将大大影响考虑在日本停留14天“中转”再到其他国家的中国留学生。

  韩国目前没有扩大对来自中国的人员的旅行禁令,限制范围仍维持在湖北省内,其他地区入境者需接受特别检查。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3月1日通报,截至当天下午4时,韩国累计确诊病例达3736例,共出现18例死亡病例。

  同时,因新冠肺炎疫情针对韩国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增至78个,有35个国家和地区对韩国采取全面或部分禁止入境措施。因此,考虑到当前韩国疫情比较严重,不建议中国留学生以韩国为“中转地”前往其他国家。

  实际上,随着韩国境内新冠疫情不断升级,在韩国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取消返校的情况增多。据韩国教育部2月29日表示,与各高学提交的每日计划入境学生名单相比,实际入境人数在减少。截至2月末,尚未入境的中国留学生有3.3万人,相当于47%的中国留学生临近开学还未回到韩国。

  →→更多留学新闻

(责编:申玉环、吴三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