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那段历史不被忘记”

——“慰安妇”题材电影《她的故事》在韩国公映引发强烈反响

本报驻韩国记者 陈尚文

2018年06月28日08:2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6月27日,电影《她的故事》在韩国公映。图为电影中“关釜审判”原告团团长原型人物金文淑老人讲述“关釜审判”的经过。本报记者 陈尚文摄

核心阅读

6月27日,以“关釜审判”真实故事为素材的电影《她的故事》在韩国公映。该电影讲述1992年到1998年间,3名“慰安妇”受害者和7名“劳动挺身队”受害者组成的原告团,往返于韩国釜山和日本下关间,历经23次开庭审判,向日本政府讨公道的历程。从1995年的《微弱的声音》到近年来的《鬼乡》《我能说》,韩国国内以纪录片、故事片等影像形式记录着对日本“慰安妇”问题的故事和态度。《她的故事》更多地以一种新的视角看待“慰安妇”问题,包括战后她们如何生活、如何抵抗,以及社会如何对待她们,引发韩国社会思考。

“不仅是历史,更是她的故事”

在韩国釜山市水营区的“民族与女性历史馆”内,本报记者见到了92岁的金文淑老人,她是电影中“关釜审判”原告团团长的原型人物。当年,她曾带领着3名“慰安妇”受害者和7名“劳动挺身队”受害者,一同往返于韩国釜山和日本下关间,在日本法庭上帮助她们把证词翻译成日语,向日本政府讨公道。老人依然精神矍铄,一边缓步介绍着馆内陈设的各种史料照片,一边讲述着20多年前的记忆。

金文淑老人出生于1927年1月,经历了日本殖民统治朝鲜半岛的黑暗时期。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她才开始知晓“慰安妇”问题的存在。金文淑选择了将探究“慰安妇”问题真相作为其毕生“事业”。“朝鲜的女性被抓走成为‘慰安妇’,这样的历史做梦都没有想到”,金文淑说,当时随着调查深入,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是日军强征、引诱殖民地少女去慰安所和工厂充当“慰安妇”和劳工的战争罪行。1991年8月14日,已故“慰安妇”受害者金学顺召开记者会公开作证,揭露日军强征“慰安妇”的事实。10月19日,釜山女性经济人联合会在当地开设了日本“劳动挺身队”申报电话。金文淑说,日本战败后日军撤退,却残忍地遗弃或杀害“慰安妇”受害者,她们中的一部分幸存者从异乡回到故国,却因真相没有浮出水面,害怕他人冷眼相待而凄惨、隐忍地活着。

对“慰安妇”真相了解越来越多后,金文淑准备倾其所有积蓄,从救助到帮助她们向日本“抗议”。1992年12月25日,金文淑与最先站出来的4名受害者一道向山口地方法院递交了要求对釜山从军“慰安妇”“劳动挺身队”公开道歉和赔偿等的诉状。

据金文淑回忆,这条抗争之路充满艰辛。记得有一次她与受害者和后援团体在东京举行游行要求日本政府道歉,“突然几十名打着右翼团体旗号的男性青年冲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老人指着当年留存的照片感慨道,“虽然脚腕骨折了,好在我们坚持下来了。我们站在了历史真相的一边。”

“不仅是历史,更是她的故事。”电影《她的故事》导演闵奎东坦言,也许接触到“慰安妇”受害者和她们故事的人都不会无动于衷,十余年来,他一直在查找资料做积累,发现除了“慰安妇”受害者的故事,在身后支持她们的人的故事同样触动心怀。特别是两年前了解到金文淑老人和“关釜审判”的故事后,他决定将这一作品呈现给大众。2017年4月4日,曾参与“关釜审判”最后一名原告李顺德老人离开了人世,这让闵奎东加快了拍摄进程。

  “以史为鉴,希望日本真诚道歉”

“现在给你机会,好好做人吧”,韩国演员金海淑说到这句台词时,总是忍不住地哭,“受害者们经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痛楚,而她们与战争罪行斗争的勇气也让人感动。”

为了更好地演好原告团团长的角色,韩国演员金喜爱特地去学习日语和釜山方言,谈及参演经历,她说,这是一部没有理由拒绝的作品,参演讲述奇迹的纪实作品本身就有深刻意义。

如何定义这部作品,闵奎东说,比起“女性电影”“‘慰安妇’题材电影”,这更像是一部期待社会改变认识、加强自省的反战作品。他说,电影讲述的都是我们身边发生的故事,重点还突出了几点“心境的变化”,一是受害者老人们从羞愧到勇敢站出来,二是帮助她们的人从单纯对日抗争到对老人们理解和支持,三是社会从冷眼相待到温柔相对,减少二次伤害,抚平战争伤痛。

之所以将受害者们与金文淑老人的故事搬上大银幕,闵奎东告诉本报记者,“是感动于这份坚守,希望全社会共同肩负起治愈战争历史伤痛的责任,努力避免战争悲剧不再重演。”他说,从看到金学顺老人第一个站出来指证状告日本战争罪行的影像起,“一定要拍摄‘慰安妇’题材的作品”,这样的想法就已在心中萌芽、扎根。

据了解,“关釜审判”中,日本法院作出了对“慰安妇”受害者进行赔偿的裁决,但并没有同意由日本政府公开道歉的请求,同时驳回了7名“劳动挺身队”受害者的起诉。一审判决后,当事法官被更换,日本政府立即上诉,反反复复整整5年,直到2003年日本最高法院推翻了此前的判决。有韩国媒体指出,虽然当年控诉被驳回,但审判激发了更多人对“慰安妇”问题的关注,也鼓励后来更多的受害者挺身而出、控诉战争罪行。

今年5月,《她的故事》在法国第七十一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首度亮相,引发关注。韩国公映首日,不少韩国民众在观影后评价说,“影片平静地讲述着残忍且没有道歉的历史,观看之后有谁会不伤心”“为了那段历史不被忘记”“以史为鉴,希望日本真诚道歉”……

目前,韩国政府登记在册的239名“慰安妇”受害者中,在世者仅有28人。闵奎东说,“慰安妇”问题仍是现在进行时,战争受害者仍在勇于揭露残忍的历史罪行,而犯下罪行的一方更应正视历史,全社会应该做的是治愈受害者们的内心伤痛。(本报首尔6月27日电)

→→更多社会新闻

(责编:李美玉、赵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