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渡口家温代表兼社团法人、韩国受害者援助协会首席副会长朴孝洵

2017年08月04日14:01  来源:人民网-韩国频道
 

  她必须要成功的理由

  “渡口边温暖的家”,正如在名字中感受到的一样,渡口家温(NARUGAON F&C)是一个秉承可以在食物中感受到温暖的专业韩餐企业。作为一个韩餐连锁企业,旗下拥有利园、家温等6家直营餐厅,并拥有为学校供餐、为百货商店供应自有品牌的工厂。渡口家温的代表朴孝洵不仅是一位传播韩餐温暖的传道士,也为社会的弱势群体传达温情。她志愿服务的韩国受害者援助协会(KOVA)是渡口家温必须要成功的理由。

  “作为大宗家的长孙女,一年中大的祭祀大概也要有十五次以上。所以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对韩餐必须很精通的环境里长大的。自然而然就了解了很多关于食物的知识。”

  朴孝洵代表是1999年刚刚爆发过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正式开始进入餐饮业的,起步是从餐厅开始的。虽然对食物很有自信,但做生意却是第一次,因此她认为餐厅一定要很有特色。她请来星级酒店的厨师和经理,并将店内装修得很高级。例如,用鲜花布置餐厅,只吃猪排饭也要在有银色烛台的欧式餐桌上吃等等。有了“味道和氛围”,客人也就渐渐多了起来。这个餐厅叫“佛罗伦萨”,对于当时口袋并不宽裕的年轻恋人们来说,是一家很有名很有情调的餐厅。

  “当时生意非常好,客人每天络绎不绝,对我们餐厅都很满意。现在回头想想,大概就是现在说的性价比非常高的餐厅吧。那时每个月都有数千万韩元的纯收入,所以我买进口车也都直接用现金买。当时就觉得我天生就是做这个的。”

  通常第一个事业的巨大成功反而会导致后面事业的巨大失败。因为领导的自信变成自满只差一寸而已。朴代表在佛罗伦萨成功之后,又继续进军她觉得可以成功的其它餐饮领域。先后开了蟹店、意面店、居酒屋等等。不知不觉职员已经超过一百多人。随着领域的增多,对每一家店的专注度就下降了,也失去了发展动力。再加上3D(dirty,difficult,dangerous)

  行业的特殊性,对于员工管理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系列问题都一涌而来。最重要的是,朴孝洵代表本人已经开始疲倦了。

  有了前一次血的教训,现在的朴代表只专心经营韩餐店,通过单一品牌来追求有凝聚力的发展。在食物种类方面,坚持从一种食材出发,寻求多样性的发展模式。这就是渡口家温。

  “我一直都主张最好的经营方式就是不去经营。面包店只要面包好吃就够了,餐饮店也只要食物好吃就够了。所以我觉得只要忠实于本质,其它的自然而然就有了。这也是每当有人问我一些关于餐饮业和连锁店经营策略时我说的话。顾客的声音就是答案。从顾客进店的那一瞬间到他出门,这一连贯的过程其实都是有联系的。举个例子,比如顾客想停车,可是被店员冷漠对待了,那么从那一刻起,顾客就对这家店有不好的印象了。因此,从最开始打招呼,到上菜,到主菜的品质,到收银台的礼节,这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掉以轻心。”

  现在渡口家温旗下运营的韩餐专门店有入驻在现代百货弥阿店、木洞店、松岛店、中洞店的“利园”,以及广壮洞和明洞的直营店“家温”。除此之外,加工手工水饺、煎饼等韩式料理的南杨州工厂还为学校餐食、百货店自有品牌,网购等渠道供货。渡口家温力争未来3年内销售额达到500亿韩元。

  人生的转折点:遇见志愿服务

  创建渡口家温之前,因为不切实际地事业扩张所导致的压力和对事业的怀疑使得朴孝洵代表的生活一度很压抑。于是那段时间,经过熟人介绍,她暂时搁置了餐饮事业,开始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歧途”。

  她去到东部地方法院和检察厅担任纠纷调解员,负责调解一些刑事和民事纠纷案件。

  “当时我做得非常好,就好像这是我的天职一样。我所调解的纠纷案件的和解率在90%左右,甚至因此得了检察厅厅长奖。可能是因为我是那种不见黄河不死心的人,所以到我手上的案子,我一定要看到双方和解了才甘心。但是当时做调解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个角落一直是不舒服的。因为受害者总是要有一点损失才能获得和解。救助受害者的实际援助政策是非常稀缺的。反而有关加害者的人权保护和救助的制度有很多,受害者大部分时候是被忽视的。后来我就觉得这样不行。”

  于是朴代表决定组织一个可以为受到犯罪伤害的孩子及其家人负起社会监护责任的聚会。当她向警察及检察官表明自己的意向,寻求支援时却遭到了拒绝。理由是这属于政府的职责范围,而不是民间人来组织的。但实际上政府出台的援助制度以及所给予的福利政策是远不足以覆盖到每年2万多个犯罪案件中产生的受害者数量的。

  后来,朴代表通过在调解纠纷时认识的首席部长检察官的帮助聚集到了17个人。这个聚会正是韩国受害者援助协会(Korea Organization for Victim Assistance)的前身。

  “我经常在思考,作为一个事业家可以做些什么样的事情来尽社会责任。而这件事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事情。我们周围每天都有很多吃吃喝喝的聚会,但是这种全家都可以参与的、可以一起实现社会价值的聚会却并不多。我想如果可以形成这样一种社会氛围,有份量的社会成员聚到一起来帮助社会上那些受到伤害的弱势群体,那么对于一个国家的健康发展也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韩国受害者援助协会诞生的决定性契机是朴代表在犯罪受害者援助中心做顾问委员长时所经历的一件事。

  当时有一个初中生年纪的女孩子遭到了强奸。朴代表被分到了这个案件,要她作为导师帮助女孩做心理康复,朴代表用自己的方法给了女孩一些帮助,可现实却与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我和那个孩子见面,给她买好吃的,带她去看电影,还给她买了一些礼物。当时我觉得我做得还不错。那个孩子的情况是:她没有妈妈,她爸爸也因为一些原因不能跟她一起生活,所以奶奶是她的监护人。但奶奶身体不好,所以她就暂时借住在姑姑家。有一天孩子哭着给我打电话,我很紧张,赶快去找她,发现她被姑姑打得很惨。我了解到情况是孩子因为被强奸过产生了阴影,就做了一些很奇怪的举动,受到惊吓的姑姑对她进行了严重的体罚,并且说孩子太可怕,不能再带着她一起生活。我当时也哭得很厉害,因为我在现场亲身感受到没有专业的治疗和帮助,只靠一些单纯的善意是不能真正治愈他们的伤痛的。”

  建立犯罪受害者援助中心,中心内有可以提供专业性教育、咨询、治疗、心理重建的专家,帮助受害者治愈伤痛,让他们可以正常地重回社会,社会需要这样一种体系,但相关部门的反应却很冷淡。

  “为了这件事,我和之前说要帮我们的首席部长检察官在路上流着眼泪吵了一次。首席部长检察官说这件事犹如以卵投石,让我放弃。但我已经在现场感受到受害者的心情了,所以我没有办法放弃。我跟他反驳说就算是鸡蛋碰石头,那石头上也会沾上鸡蛋液啊?我当时真的很迫切。”

  最终,经过朴代表不断的努力,提案被送到了法务部长官处,这是民间第一个法务部下属的社团法人。

  一个犯罪事件会使受害者人数呈几何式增长,因为不仅是直接的当事人还有他的直系家属、亲戚以及周边的人也都会受到影响。现在韩国受害者援助协会在全国有20个分部,包括教育机构以及由帮助受害者进行恢复的专家组成的团体。不仅有心理学博士、心理咨询学博士,还有一些相关专业的大学生在团体里,被培养成受害者咨询师。这些咨询师会在事件发生后,与相关警察局协作,通过危机介入来帮助受害者保持心理安定并进行心理重建。不仅如此,区政府和市政府也会对受害者提供物质资助。

  韩国受害者援助协会算上筹备的两年时间,已经有十年之久了。从当初不过17人的组织扩大到现在全国有1万多人的规模。正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来共同参与这件有意义的事,也使得受害者流下的眼泪越来越少了。

  觉悟意识是发展事业的本源

  虽然对事业的怀疑使得朴孝洵代表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但她通过这条路找到了必须要将事业进行下去的理由。

  对犯罪受害者们的援助结束之后,他们的生活依然继续着。因此除了援助,为他们构建一个可以自立的环境也是极其重要的。朴代表希望她现在所经营的韩餐连锁事业可以给这些受害者提供一个继续生活和发展的平台。因为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我最有信心的事情就是和食物相关的事情,因此我想通过我的事业为那些受害者提供机会。现在还在准备阶段,我的事业还需要发展得更大,要大到可以为他们提供援助的程度,这也是我的事业必须要够坚实的原因。我希望到那时,我可以给他们提供家温的加盟店,并且他们学会自立,获得成功后也帮助别人。我认为,为了使社会能够健康发展的企业家们的社会责任就是带着这样的觉悟去发展自己的事业。”

  政府层面的援助也非常重要,但因为资源有限,政府的援助和福利是很难覆盖到每一个人的。正因如此,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并且带领企业发展的领导们要负起责任,共同参与到回报社会的过程中来。

  “我一直在跟员工们强调,一起努力使事业有所发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将通过这个过程获得的成果去用来帮助社会的弱势群体。我在对犯罪受害者们的献身过程中明白了这一点。”

  定义一个领导的成果不仅要看他拥有的财富和名誉,更有看他是否有社会责任感。朴孝洵代表让我们重新认识了这一点。希望她的挑战可以获得一个有价值的结果。

  采访/《领袖世界》发行人刘承龙 文/李昊泽 摄影/金成昊

  本文来源:《领袖世界》www.leaderpia.com

(责编:实习生、李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