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自主国防之路注定充满坎坷

2020年09月18日08:57  来源:中国青年报
 

  8月10日,韩国国防部发布了“2021-2025年国防中期规划”。规划透露,未来5年韩国的军费总额将达300.7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656万亿元),年均增幅为6.1%。与此同时,韩国将正式开建可搭载F-35B战机的3万吨级轻型航母,计划建造4000吨级弹道导弹核潜艇以及开发国产“铁穹”拦截系统等。韩国的这份军备计划可谓雄心勃勃,但受内外复杂因素影响,未来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韩国国防部公布的新版国防中期规划,着重在于应对当前及未来韩国的战略环境变化和安全威胁,重点在于进一步增强情报侦察能力、精确打击能力和导弹探测拦截能力。

  在侦察监视能力建设方面,韩军将构建对包括防空识别区在内的朝鲜半岛全境进行全天候监控的空中信号收集系统,大幅提升对影像、信号情报的侦察搜集能力。在发展多用途卫星、“全球鹰”无人侦察机和有人侦察机基础上,研发部署军事侦察卫星和国产无人侦察机。

  7月20日,韩国首颗军事通信卫星“阿纳斯-II”号在美国发射升空。韩国国防部决定,从2020年代中期开始陆续发射可探测地面上1米大小目标的小型侦察卫星。在2025年前,开始投入使用军事侦察卫星以及国产“白头”RC-800无人侦察机,与从美国引进的“全球鹰”无人侦察机组合,增强信号情报侦察能力,消除监视死角地带。

  在精确打击能力建设方面,根据今年上半年新签订的《韩美导弹指南》,美国解除了对运载火箭固体燃料的使用限制,韩国获准研发射程800公里、弹头重量500公斤、使用固体燃料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在突破了导弹射程、弹头重量、燃料推进剂方面的限制后,韩国计划大幅增加导弹数量,谋求在精确度、突防力、破坏力、多样化投送能力方面有较大提升。8月初,韩国进行了“玄武-4”弹道导弹的测试发射,该导弹是目前韩国自主研发的最先进的弹道导弹。不过,韩国军方并未公开参数等详情。

  在防空反导能力建设方面,韩国国防部计划进一步巩固导弹探测及拦截体系。目前,韩国已部署有“爱国者”“萨德”以及自主研发的用于中低层拦截的M-SAM、L-SAM导弹。韩国国防部计划引进弹道导弹预警雷达、“宙斯盾”驱逐舰雷达,将导弹探测能力增加1倍。并追加部署“爱国者”-3导弹和改良版“铁鹰”-Ⅱ导弹,将弹道导弹拦截能力提升1倍。

  针对朝鲜前沿部署的多管火箭炮,韩军目前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韩国国防部决定在未来5年内开始研发国产远程火炮拦截系统,以应对首尔“首都圈”和核心重要设施面临的远程火炮威胁。这种在设计和性能上类似于以色列“铁穹”系统的远程火炮拦截系统,预计将在2025年后投入使用。

  韩国新的国防中期规划公布了一系列重大军事装备项目,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正式启动3万吨级轻型航母设计建造。这种可搭载F-35B战机的3万吨级轻型航母,将在今年下半年完成概念论证,明年年初开始基础设计,计划2030年年初服役。

  韩国“2021-2025年国防中期规划”中还包括了4000吨级潜艇的建造方案。韩国国防部表示,计划到本世纪30年代初部署9艘3000-4000吨级潜艇。首艘3000吨级潜艇“岛山安昌浩”号已于2018年下水,并将于2022年正式部署。首批6艘潜艇决定使用柴油发动机和燃料电池的常规推进方式,4000吨级的第7至9艘潜艇的推进方式尚未确定。韩国国防部官员暗示,计划在未来5年内推出的4000吨级弹道导弹潜艇,可能采用核反应堆为其提供动力。

  “2021-2025年国防中期规划”还提出,将建立自主的韩国型全球定位系统。韩军将积极利用第四次产业革命核心技术,推进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大幅增加战略预警、网络作战和太空部队等新型作战力量。

  韩国国防中期规划是对未来5年韩军建设发展作出的战略规划。通过规划的内容,可以强烈感受到韩国近年来强化建设“独立军事力量的决心”,透露出韩国推进自主国防的心心念念。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要加快实现自主国防,韩军的首要任务是尽快具备从美军手中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各项条件。

  上世纪50年代初以来,韩军的指挥权长期由驻韩美军掌握。1994年,韩国收回平期指挥权,但战时指挥权仍在美军手中。2017年,文在寅政府上台后,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重新被提上议事日程。2018年10月,韩美两国国防部长签署军事“同盟指导原则”文件,确认韩国未来将接替美国,负责领导两国军事联合指挥部,开始为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铺路。

  近年来,韩美一直在协商推进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后两军联合指挥体制、韩美联合司令部构建等事宜。根据韩美达成的协议,实现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应满足韩军具备主导联合作战能力、韩国能够应对核导弹袭击、朝鲜半岛及地区安全环境有利等三大条件,移交时间为2025年左右。由于2019年已经完成第一阶段评估,如果2020年和2021年能顺利完成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评估,就意味着韩方有望在2022年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8月28日,韩美今年首场战区级指挥所联合演习落下帷幕。韩军原计划在此次联合演习中完成未来联军司令部指挥体制下的“完全作战能力”评估工作,但美军以疫情下难以调遣兵力、演习规模缩水为由对评估工作持消极态度。如果2020年无法完成完全作战能力评估,韩国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计划可能再次延期。

  新的国防中期规划表明,韩国为尽快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努力一直未曾停歇。韩国已经成为能够在主要领域制造尖端军事装备的极少数国家之一,其先进的国防工业足以为韩军培育出“锋利的牙齿”。

  不过,韩国在美国面前主权有限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韩国长期身处美国安全保护伞下,并购买大量美制武器。如果美国拒绝提供“全球鹰”、E-8C侦察机、F-35B战斗机等高科技装备,韩国短期内很难弥补这些能力短板。

  韩国在接受美国提供安全便利的同时,可能被其纳入印太战略整体布局,甚至被迫“选边站队”,丧失战略自主性。韩国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主国防,势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韩国未来5年的军力发展计划很可能将使地区安全环境更趋复杂,从而使韩国自身安全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铁流)

  →→更多军事新闻

(责编:汪璨、吴三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