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成官:不要说那是梦想

2017年08月04日09:24  来源:人民网-韩国频道
 

  冰棍售罄大作战

  全球化背景下,竞争日益激烈,受这种社会氛围的影响,人人都在高喊“梦想”、“热情”、“挑战”及“克服”,其实想要持续这一切并非易事。“热情”受环境的影响,慢慢会被打磨,而失败的经验会对意志高昂的挑战者头上浇上一盆冷水。尤其是自己的梦想被别人评价为“不现实”时,更会心灰意冷。这时,他们在谋求自身变化和发展方面丧失动力。

  这些挫折都源于在回答“为什么”这一问题上,自己没能找到答案。想要一直具备“热情”和“挑战”,就要能自信地回答出:自己为什么做这件事情,为什么制定这个目标。目前,人们常说的“事业的本质”归根结底还是寻求“做什么?”、“怎么做?”、“为什么?”的答案,知道了也就能懂得到底什么是“事业的本质”。

  回首往事,青少年期我只专注于“做什么”、“怎么做”。那时渴望成功,想摆脱贫困的家庭生活,想取得成功而受人尊重。而为了成功,我能做的只有努力学习。

  小学毕业后,家庭情况困难导致我没能直接上中学。虽然很羡慕穿校服上学的朋友们,但我不停地安慰自己道:要在接下来一年内攒够中学三年的全部学费,上学后要认真读书。当时,为进入重点中学,很多学生都会选择复读一年,所以我也安慰自己说:“虽然因为家境困难,比别人晚出发一年,但我要靠自己的能力上中学,堂堂正正地成为全校第一。”

  有了目标后,为了赚钱我开始四处奔波。夏天卖冰棍,冬天卖年糕和双和汤(韩国补气药汤),在圩市里卖过肥皂,凡是能赚钱的拿来就卖。

  不走寻常路

  小学毕业的那年夏天,我背着冰棍箱走上了大街。当时,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吃的雪糕和冷饮,夏天的人气商品顶多就是水里加糖精等甜味添加剂的冰棍,以前我住的灵光郡做冰棍的也只有一家——“日新堂”。冰棍生意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刚开始背着冰棍箱赶圩,去五日一圩的各镇圩市上卖。第一天还害羞,怕遇见熟人,左顾右看,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一天,特别是放学时间会绕开学校附近,因为不想碰到同龄的朋友。

  第一次赶圩卖冰棍那天,我都不记得自己卖了多少钱,但清楚地记得回家的路上,用当天赚到的钱买了不到一升的大米,开心的感觉快要飞了起来。父亲去世后的那段时间,我认为自己要挑起养家糊口的重担,所以让家人吃上用我的双手赚来的大米饭让我激动不已。我行步如飞,激动地给母亲递过去一大包大米,但母亲却默默地掉下了眼泪,该穿校服上中学的年幼儿子,辛苦卖冰棍,用赚到的钱买了大米回家,让她的心如刀割般疼痛,而幼小的弟妹们看大米的眼中却泛着兴奋,仿佛已经大口咬下了一大勺米饭,满嘴都是香喷喷的米饭。看着伤心的母亲和满心想吃白米饭的弟妹们,我也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

  那天晚上,用卖冰棍赚来的钱买了大米,全家人也吃得饱饱的,但我却陷入深思中,一直在想“怎么卖”冰棍。当时在镇里卖冰棍的除了我还有几个孩子,他们都在街头人流较多的地方坐等客户或走街串巷卖,在这些孩子中几乎没有当天卖完从日新堂拿到的冰棍的。冰棍每卖十根,利润为二成,所以我想这样做下去,猴年马月也攒不够学费,需要另找一个增加收益的方法。

  某天晚上,我辗转反侧,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卖完冰棍,就得去没人卖冰棍的地区。之后我在大脑中慢慢摊开镇里卖冰棍的所有地区,想到有那么一个山村没有卖冰棍的商贩。脑中浮现出父母就算囊中羞涩,看到喊着要吃冰棍的孩子,也会买给孩子的情景。想到这儿觉得背着冰棍箱去山村会累点,但肯定能卖掉所有冰棍。如果每天都能售罄,攒够中学三年学费的日子指日可待。

  第二天上午,我背着装满冰棍的箱子走向了山村,爬到山顶时汗流浃背,汗珠如雨下,但我伸直腰板大声喊道:“卖冰棍了,卖冰棍了”,孩子们一个个凑了过来,冰棍被一抢而空。我的预想是对的,过去无人问津的山村里出现的冰棍,可以说是粥少僧多,不到半天时间,我就卖掉了所有冰棍,第一次开张售罄。

  下山村时,我的脸上洋溢着喜悦,左看看鼓鼓的腰包,右看看空空的冰棍箱,连脚步都格外地轻盈,也很快回到了镇里,我也不知道怎么走完了那弯弯曲曲的坡道。

  几天后,我在卖冰棍的战略里又想出一个好主意,就是让人们可以拿空饮料瓶换一根冰棍。当时,冰棍成本极低,相对来说空瓶子更值钱,当时在商店里一个空瓶子可以换一根冰棍。

  收空瓶会比收钱更辛苦,但利润颇多,这让我很满意。所以大部分是上午背着冰棍上去,下午则是拖着装满空瓶子的麻袋下来,每天下午三点卖完所有冰棍,利用剩下的时间又找别的活干。

  有一天,视我为自己亲生儿子的日新堂老板问我:“你怎么能卖得这么快?”

  老板好奇与别的孩子不同,我能每天卖完所有冰棍的秘诀,我只是回答说:“拼命卖就可以。”现在不记得当时为什么那么回答,但可能是因为对于想尽快赚到学费的我来说,不想和别人分享我找到的赚钱宝地。

  锁定目标,付诸实践

  “我要是也有大自行车,肯定能快点攒学费。”我卖冰棍的那阵子,非常羡慕骑着大自行车卖冰棍的大人,大人们将五百个冰棍装上自行车后,走出镇里,去没有竞争者的村庄,但我身小力不足,骑自行车也是痴心妄想。所以我总是在周围环境中找赚钱的机会,想用最少的时间赚更多的钱,所以决心卖用竹子做的塑料雨伞。

  之前卖冰棍时,天空会突然下起阵雨,人们会东跑西跑买雨伞,每次看见老板的伞被洗劫一空,所以我便确信只要提前备好塑料雨伞,阵雨时再拿出来卖,一定能赚更多的钱。

  之后,冰棍和塑料雨伞我都卖,用现在流行的话就是,果断打两份工。看天要下阵雨了,早早地去塑料伞批发商那里预定我要的数量。下雨时,冰棍箱子暂放到雨伞批发店,转身开始卖雨伞,雨停后又开始卖冰棍。

  送走夏天,冰棍生意也结束了,入秋后,我左思右想,决定在圩市路边铺上牛衣摆摊卖肥皂,但生意却不如人意。进入冬季,开始卖起了年糕,虽然生意没有夏天那么好,但直到晚十二点警署鸣笛前,我都会在寒冷的村庄雪路上努力卖年糕,就像夏天卖冰棍一样,去找没人卖年糕的地方卖。月底月光渐暗,世界一片漆黑,在雪地走路,脚会被埋进雪里,很多时候都感到毛骨悚然,深怕鬼附上我,不时转头看,为战胜恐惧,便用更大的声音吆喝道:“卖年糕了!卖年糕了!”结束一天生意的时候,热乎乎的年糕冻得像石头一样,在年糕托盘里滚来滚去。

  这期间,能卖钱的我都卖过,无冬无夏拼命地赚钱,终于我攒够了三年的全部学费。

  现在回想我青少年时期的目标,谈不上多么具体和宏远,但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欲望,就是为了成功,我一定要毕业,还要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如果是出自照顾家人的责任感去赚钱,可能不会这么拼命,正是因为有一定要上学的明确目标,所以心无旁骛,所有精力都能放到赚钱上。另外,为赚钱整天东跑西奔的日子里,就算快要撑不下去,但心中有明确的目标,所以也没有落下一堂夜校的免费课,当然很多时候,太累会在课堂上打瞌睡。

  青少年期树立的目标,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我的成长,自然而然地转变为更大更宏伟的目标。我也相信自己为实现更高一个台阶的目标,充实过好每一天的努力,成就了今天的我和韩国三真Elex公司。

  <作家简介>

  金成官

  1952年出生于全罗南道灵光郡,毕业于首尔汉阳工业高中,在京畿工业专门大学(现首尔科学技术大学)攻读电气工程专业,并在该大学铁道专门研究生院获得硕士学位和名誉工程学博士学位。

  1971年,在首尔市政府任职公务员,后来在东国钢铁株式会社、汉阳株式会社工作。1980年与合伙人共同成立阳地综合建设公司,之后独立门户,于1984年12月成立韩国三真Elex公司,一直担任总裁一职,可以说他是韩国电气行业成长和发展的见证人。

  此外,他还兼任韩国电气会理事长、正道经营推进委员长、工资成本对策委员长、泛电机械发展特别委员长。同时还历任电气施工行业金融机构——韩国电气共济会理事、国民生活体育全国网式足球联合会会长。

  他现在还是第十二任电气施工共济会理事长,在过去四十多年对电气行业发展做出杰出贡献,受到了总统、国务总理、部长等的多个表彰。

  本文来源:《领袖世界》www.leaderpia.com

(责编:实习生、李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