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韩国频道>>专题>>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韩“N号房”案尚未了结 模仿“N号房”犯罪行为惊现推特

2020年06月05日16:44 | 来源:人民网-韩国频道
小字号

“N号房”主犯赵主彬

  人民网讯 据韩媒《韩民族日报》6月4日报道,备受中韩网民关注的韩国网络性剥削案件“N号房”事件目前尚在调查审理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另一起模仿“N号房”的犯罪行为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肆意蔓延。加害者在推特账号上设群,要挟受害者入群后拍摄上传性剥削视频。据了解,类似这样的非法账号大概有数十个,其中较具关注度的账号粉丝量或高达数千人。据悉,4月份开通的一个相关账号6月初时粉丝量已达6千多人。有评论称,因“N号房”遭到调查,恶魔行动被迫中断之际,非法之徒找到了新的取乐平台。

  报道称,这些推特账号统称为“助教账号”,运营者自称是“助教”,称受害者为“奴隶”,称性剥削视频是在自己的“训练”下受害人自己拍摄的内容。某运营者甚至声称是受害女性自己找上门主动要求的“相互取乐”,这是双方协商同意的一种“游戏”。但从他上传的视频中分明可以看出受害者内心充满恐惧,是受到某种胁迫后跪地求饶。未成年女性人权中心相关人士表示:“从受害者的面部和声音来看,大部分还都是未成年。”

模仿“N号房”犯罪行为惊现推特

  此外,部分受害人遭到集体性剥削侵害。未成年女性人权中心掌握的资料显示,助教账号的运营者A某为达到宣传目的,曾发贴文称“点赞留言者有机会通过抽签的方式进入集体聊天室,或享用奴隶(受害女性)”。A某还曾将一位受害女性的性剥削视频发布在12人的聊天室。

  在韩国民众严惩加害人的请愿呼声下,赵主彬、姜勋等“N号房”相关嫌疑人尚在等待法律制裁,模仿他们的犯罪行为却在推特登场,令人唏嘘不已。对此,监视网络性犯罪的公益团体呼吁建立专职机构,防止不良之人巧妙躲避监视区,寻找到新的平台开展犯罪活动。未成年女性人权中心相关负责人指出:“犯罪分子的手段越来越狡猾,政府未能够及时应对”,“曾向放送通信审议委员提出申请屏蔽几个关于“未成年性买卖”的隐晦词语,等待了3年才给通过”,“有必要设置专职机构,长期监视网络性剥削犯罪行为,早发现后及时展开调查”。

  N号房案件,是指通过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多个秘密聊天房间,将被威胁的女性(包括未成年人)作为性奴役的对象,并在房间内共享非法拍摄的虐待视频和照片的案件。据此前报道,“N号房”中最引发关注的运营者“博士”赵主彬于3月25日被移送检方审查起诉。韩国检方4月13日以涉嫌14项罪名为由,对赵主彬进行拘留起诉。同时,对其共犯姜某和李某也进行了起诉。5月底,警方对60多名“博士房”收费会员进行立案调查,调查分析收费会员名下的电子钱包及交易明细,加快检举进程。“博士房”聊天室的2名付费会员林某和张某近期因涉嫌“犯罪团体参与罪”及违反《儿童青少年保护法》,被韩国检方依法拘留逮捕。

  2020年5月7日,韩国科学技术信息放送通信委员会通过旨在防止类似“N号房”事件再次发生的信息通信网法修订案(又称“N号房预防法”),该修订案明确规定信息通信服务提供者中符合总统令标准的企业负责人为防止非法拍摄视频流通的责任人。(编译:申玉环 审校:吴三叶)

  →→更多社会新闻

(责编:申玉环、吴三叶)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