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制裁难给朝鲜半岛“去火”(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严  瑜

2017年08月10日09: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八月五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各方代表就联合国安理会针对朝鲜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实施新制裁的决议表决。新华社记者 李木子摄
图为八月五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各方代表就联合国安理会针对朝鲜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实施新制裁的决议表决。新华社记者 李木子摄

  一份“迄今为止最严厉”的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案,让朝鲜半岛再次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8月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371号决议,决定对朝实施第七轮制裁。8月7日,朝鲜政府发布声明,指称这一决议是“对朝鲜主权的粗暴侵犯”。

  在美韩大规模联合军演即将登场、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步伐密集之际,这份制裁能在多大程度上给剑拔弩张的半岛局势“去火降温”?

  严厉制裁引发激烈回应

  “决议用最强硬的措辞谴责朝鲜接连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并敦促朝鲜停止试射,以全面、可验证、不可逆的方式放弃核开发项目。”韩联社称,在朝鲜于7月4日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后,联合国安理会时隔33天通过了对朝制裁新决议。

  据悉,这份最新通过的第2371号对朝制裁决议案全面禁止朝鲜出口煤炭、铁、铁矿石、铅、铅矿石以及水产品。据估算,朝鲜将因此每年损失10亿美元收入,相当于其全年出口额约1/3。

  此外,新制裁决议禁止朝鲜对外输出更多劳力,禁止各国开设有朝鲜参与的新合资企业,也禁止现有合资企业追加投资扩大规模,并将9名朝鲜官员及包括朝鲜主要外汇银行在内的4个实体列入制裁名单。

  “切断从外界流入朝鲜的资金链,以迫使朝鲜放弃核开发。”新加坡《联合早报》直言,这是新制裁决议的根本目的。

  不出意外,对于这份被称为“迄今为止最严厉”的对朝制裁决议案,朝鲜回应激烈。

  据朝中社7日报道,朝鲜当天发表官方声明称,全面反对安理会反朝制裁决议,指责决议是“对朝鲜主权的粗暴侵犯”。韩联社称,朝鲜这份政府声明,较以往外务省声明级别更高。

  同一天,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上,朝鲜也对安理会决议予以指责。路透社称,朝鲜外相李勇浩在发给媒体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如果美国对朝采取军事动作,朝鲜将用战略和力量给美国严厉教训。

  “这次,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和10个非常任理事国一致同意制裁决议,这在以往对朝制裁中是比较少见的。”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李群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最新一轮制裁的出台,与朝鲜今年以来高频率、大力度的导弹试射活动密不可分。“朝鲜方面还多次放出声音,表示要进行第六次核试验。这些都影响了整个东北亚的和平,给地区安全带来非常严重的威胁。”

  朝中社日前报道称,朝鲜于7月28日成功进行“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试射。这是朝鲜在今年7月进行的第二次洲际弹道导弹试射。“朝鲜在7月28日的再次试射,加快了对朝制裁决议案在联合国安理会层面内的协调和通过。”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董向荣向本报记者分析称。

  军演抵消制裁正面效应

  据悉,最新一轮制裁是自朝鲜2006年首次举行核试验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实施的第七轮制裁。分析认为,此次决议制裁的范围几乎涵盖朝鲜能够用于出口创汇的主要产品,无疑将对朝鲜的创汇能力造成重创。

  不过,朝鲜是否就会因此放弃核导试验,近来局势胶着的朝鲜半岛又能否因此“去火降温”?或许没那么容易。

  董向荣指出,这次制裁会对朝鲜经济产生不小影响,但在长期受到联合国制裁、已被严重孤立的背景下,朝鲜经济有自己的运行逻辑,也有自己应对制裁的方法。“正如中国一贯所坚持的那样,经济制裁不是目的,不能迷信经济制裁。”董向荣引用韩国央行7月公布的《2016年朝鲜经济增长率推测结果》称,2016年朝鲜GDP增长率为3.9%,是继1999年6.1%的增长率之后,17年来的最高值。

  韩国延世大学教授鲁乐汉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措施不太可能迫使朝鲜放弃核项目。“经济受损时,首先冲击的不是军事方面。朝鲜已经非常习惯经济上受苦。”

  事实上,此前六轮对朝制裁,效果都不尽如人意。“制裁是必须的,目的是让朝鲜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但是从最近几年朝鲜应对制裁的反应来看,即便国内经济形势恶化,朝鲜也没有放弃导弹试验和核试验,反而加快了试验的频率。”李群英指出,从朝鲜的回应来看,朝方已将核试验上升到关系国家存亡的高度,不会轻易放弃。与此同时,美韩两国在朝鲜半岛连续多年进行的大规模联合军演,进一步促使朝鲜以维护自身安全为由,投入更多力量,进行导弹试射和核试验。“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7日,就在朝鲜对新一轮制裁作出回应的当天,美韩两国总统通电话,商定对朝鲜施加“最大压力”。据悉,双方还谈到将于8月底开始的“乙支自由卫士”联合军演。

  在此之前,韩联社就曾报道称,韩美两国原本考虑在8月21日启动的“乙支自由卫士”演习期间向朝鲜半岛海域出动核航母。但鉴于半岛局势,韩美可能在8月第三周提前出动两艘航母和核潜艇。毫无疑问,这将再次挑动朝鲜的敏感神经。

  多边谈判才是解决之道

  “从短期来看,朝鲜半岛的局势可能进一步恶化。”李群英认为,不断提高的导弹试射成功率,进一步增加了朝鲜的自信。美国方面的强硬喊话以及制裁、军演、部署萨德等一系列举动,则让朝鲜意识到,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与美国关系的正常化。

  7月29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下达指令,追加部署剩余的4辆“萨德”发射车。不久之后,美韩“乙支自由卫士”联合军演即将登场,美国“里根”号和“卡尔文森”号两艘航母或将时隔70余天再抵朝鲜半岛。对此,朝鲜方面显然不会轻易示弱。

  “朝鲜和美韩,就像两列在同一轨道上相向而驶的火车,都不愿采取妥协、‘变轨’的策略,而是企图‘硬碰硬’,以高压态势迫使对方屈服,其结果将是极其惨重的。”董向荣说。

  而这与联合国对朝制裁的初衷明显背道而驰。俄罗斯《观点报》报道称,联合国安理会投票一致赞成更严厉地制裁朝鲜,中国和俄罗斯没有表示反对,不过有两个重要的附带条件:制裁不应用于在经济上扼杀朝鲜;必须恢复多边谈判。

  路透社引述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近日的话进一步指出,联合国安理会对朝新制裁是针对朝鲜一系列导弹试验作出的“必要反应”,不过,谈判才是现在这个关键节点解决复杂敏感问题的重要手段。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日前也表示,中俄在针对朝鲜停止核导试验、美韩停止军演的“双暂停”问题上立场相同。“联合国安理会所通过的相关决议,除了针对朝鲜采取相当严厉的措施外,决议还包含了对重启六方会谈、寻求政治调停方案的坚决拥护。”

  “有关国家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机制中,通过和谈的方式,最终解决朝鲜半岛的核问题,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李群英说。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在《重启六方会谈是解决朝鲜问题的最佳方案》一文中所说:“我们永远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直到我们坐下来就朝鲜半岛的未来和我们的伙伴以及平壤进行对话。”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两位学者乔尔·威特和威廉·麦金尼日前也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刊文指出,特朗普政府在对朝鲜采取更严厉和更危险的措施之前,应该弄清楚外交是否依然可能解决问题。事实上,设法让朝鲜导弹与核试验进入一个“暂停期”,美韩联合军演的这一主要目标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替代方案来实现。

  →→更多时政新闻

(责编:实习生、李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