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友好的大方向不能改变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博士在首尔外国记者俱乐部午餐会上的演讲

2016年12月12日14:31  来源:人民网-韩国频道
 
12月12日,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博士在首尔外国记者俱乐部午餐会上发表演讲。周玉波摄
12月12日,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博士在首尔外国记者俱乐部午餐会上发表演讲。周玉波摄

各位大使阁下、各位朋友: 

  大家午安!感谢我的老朋友辛正承大使和丁相基大使的邀请让我来这里和各位分享美妙的午餐并交流对中韩两国关系的一些看法。估计两位大使和我一样都没有神通,因此我们两个月前商定今天的周一午餐会话题时,并没有预料到上周五下午发生在汝矣岛国会大厦的299名国会议员作为人民代议士做出的影响贵国国政的重大决定。作为韩国人民的老朋友,我不可能今天对此装聋作哑,避而不谈。当然,这是贵国的内政问题,外人的任何指手画脚都是不恰当的。而我要讲的只是希望目前的局势不要影响中韩友好的大格局和大方向,希望韩国人民团结起来克服时局的困顿,希望韩国社会尽快走出政治悬浮期的纷扰,迅速恢复社会的正常,希望韩国的政治家们和各界有识之士凝聚全社会的人心和智慧,以人民福祉、社会安定和半岛和平为最大公约数,找到重建国民信心的路径。我也坚信,无论任何风浪,中韩友好都必须坚持下去!中韩友好有着强大的民意基础和深厚的历史和人文传统,有着强烈的市场经济互相需求,任何困难都是暂时的,无论谁掌权谁上台都要重视发展两国关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那句话,朋友可以选择,邻居无法选择。中韩两国作为邻居相处已经几千年了,回顾历史,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是友好相处的。今天中午与各位朋友交流思想,看到在座有很多老朋友,也有很多新面孔,大家济济一堂,凝心聚力,恰恰说明我们两国关系的重要性与必要性。我期待与各位就中韩关系、半岛局势等问题深入交换看法,形成更多有价值的共识。 

  明年我们将迎来中韩两国建交25周年,近25年来的中韩关系发展可以用中国成语“突飞猛进”来形容。记得五年前我曾经专程来首尔参加过中韩建交二十周年的纪念活动,气氛热烈友好的活动是在中韩建交秘密谈判的华克山庄的那幢可以俯瞰汉江的著名小楼举办的。之后,我又有幸代表全国政协外委会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由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出席的更大规模的中方庆祝活动,辛大使当时是主宾在座。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五年,在政治关系方面,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建立了一整套沟通协调机制,并于2014年宣布互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两国关系发展进入新阶段。中韩经济合作更是“超预期”。截至2016年底,中韩两国贸易额超3000亿美元,比建交初期增长60倍。特别是中韩自贸协定的签署,为下一阶段两国经贸往来继续强劲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中韩文化与人文交流蓬勃展开,韩剧、韩餐成为中国年轻人追逐的韩流时尚;2016年中国赴韩游人数接近750万,成为韩国第一大客源国,有力地促进了韩国旅游业的发展。中韩两国的定期民航航班已超过每周一千个班次,两国人民走亲访友极其频繁。我自己在去年一年就来访八次,其中六次是参加公务和会议,两次是参加朋友的婚礼,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来首尔了,貌似比去年少了些。再告诉大家一个秘密,通常我是坐早班飞机来首尔,一个半小时的飞行,比去上海和香港更近,而下了飞机后的第一件事通常是直扑市中区五壮洞的一家1952年开张的冷面馆大快朵颐。在北京,据说有近二十万韩国侨民居住在望京地区,在那里为韩国社区服务的一切韩国式生活便利设施都可以找到,甚至有专门为韩国佛教徒弘法的曹溪宗和尚。我认识的其中一位年轻法师也是我的校友,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宗教学博士。 

  回首过去,中韩两国领导人高瞻远瞩、洞悉全局,在冷战走进尾声之际毅然推动了中韩建交,结束了数十年互不承认与相互隔绝的历史,这才开创了两国交往的新局面。这种具有强大政治勇气与政治担当的举动,直到今天,对两国发展都还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有好几位对建交做出贡献和努力的外交家都是我的前辈和朋友,我对他们一直心存敬意。今天,亲自参与建交谈判为当年中韩建交作出贡献的韩国外交界元老尹海重阁下也在坐。早在两国尚未建交的1987年,他就以韩国驻华贸易经济办事处副代表的身份常驻北京。我提议,让我们向尹海重阁下这些为中韩友好做出贡献的先贤们鼓掌致敬!我相信,历史也将记住他们的名字。 

  正如各位都看到的,过去几个月以来,中韩两国关系出现了一些新情况,遇到了一些新问题。比如美国决定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确实给中韩关系造成了损害,引起了中国国内民意反感与排斥,中国政府和军方在此问题上也坚决反对。解决类似问题,依然需要以中韩关系大局为重,考验的是政治勇气、担当与决心。在此,我也呼吁目前的过渡政府和未来的新政府,无论谁执政都应该重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重新检讨相关政策,做出真正符合民意,切实维护半岛和平的正确决策。我个人的看法是,部署萨德系统的决定既然是由被弹劾的领导人在任职期间做出的,宪法法院也正在就其在任期间的涉嫌违法问题进行调查和即将做出裁决。贵国政府应该至少在宪法法院的裁定之前冻结这一议题,在裁决结果出来后再行审慎研议。 

  我想告诉各位的是,在本国与地区利益不受损害的前提下,中国致力于中韩关系长期友好发展的态度没有改变,中国对与包括韩国在内的周边国家实行“亲、诚、惠、容”友好交往的战略方针没有改变。据我所知,中国政府目前也没有什么“限韩令”,但是这不排除来自中国民众的不满给行政带来的压力,也不排除各部门、地方政府和企业在与韩国交往时的观望态度。希望韩方在进一步决策时,审慎评估中方的后续措施和反应,从大局出发考虑可能引起的后果和代价。希望朋友们不要把我的这番言论解读为威胁,而是老朋友的忠言良药。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未来的时间也有各种可能发生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我们何不安静地等待一段时间而要急于把关系搞僵呢? 

  即将到来的2017年对中韩两国而言,是具有特殊意义的重要年份。韩国政局正在生变化,但不管如何,韩国都将迎来新一届政府,并确定未来五年对华关系的基本方针;中国共产党则将举行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也将全面规划中国未来五年的奋斗蓝图。在这个“换届之年”里,双方更要耐心、谨慎地处理敏感问题,避免引发新的不测与动荡,从而影响到中韩关系发展大局。 

  察哈尔学会与我本人一直致力于推动中韩友好,我们认为,健康、稳定、积极的中韩关系,是两国人民之福,是东北亚安全之福。我们愿意扩大同韩国有关机构的交流和对话,为促进中韩进一步加深理解作出努力。 

  借此机会,我很愿意为中韩关系的发展建言献策,提出几个具体建议,供各位嘉宾与朋友交流、思考。 

  加强中韩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对话与往来

  与民间交往热络、文化交流活跃相比,中韩安全领域的对话与往来明显不足,这似乎成了两国关系的一个短板。而当下复杂的东北亚局势中,安全问题恰恰是最核心、最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因而中韩双方加强安全领域的对话、协调,寻求对于对方安全关切的更多理解,建立定期、完善、有效的沟通机制,并通过技术性磋商予以缓和,无论对两国关系在下一个25年里健康稳定发展,还是对整个东北亚未来可能构筑的安全机制而言,都具有重要价值。 

  半岛政策需要“新思维”

  中韩两国之间的重要话题就是半岛局势。两国关系的亲疏远近甚至也被半岛局势所牵绊。中韩如何共同努力,促使半岛局势走出危机循环的“怪圈”?对此我有过深入实践与思考。

  今年秋天,我应邀率团到朝鲜访问了四天。我个人认为,解决危机需要新思路,这需要包括民间力量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的深度参与,需要中、美、朝、韩四方的磋商和接触。我的建议是,中、美、韩的非官方机构可以先建立沟通机制,然后择机邀请朝方加入,通过非官方、半官方带动官方,通过三方带动四方,从而推动对话。 

  抓住“一带一路”的战略机遇

  “一带一路”不只是对外发展,也是对内发展,是个庞大的宏观战略体系。这个倡议要拓展中国西部的经济空间,要促进东部沿海经济转型。此外“一带一路”把靠近半岛与俄罗斯远东的中国东北地区也都包括进来,可见这是涉及全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战略。通过“一带一路”,可以让中国国内经济摆脱30年高速增长带来的弊病,也会通过“一带一路”的海外基础设施合作找到新的经济合作出口。韩国如果抓住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机遇,加强与中国在此方面的联系与交流,将给未来两国关系发展注入新动力。

  我注意到有的韩国智库和韩国学者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高度重视,甚至提出了与之共鸣和应对的“蝴蝶项目”,我对此感到高兴。 

  再有不到二十天就是新年了,我也祝福各位朋友新年快乐,喜乐充盈!祝福中韩两国关系更上一层楼!

  让我们期待着聆听新年的钟声为半岛和平鸣响!为东北亚共同繁荣鸣响!

  谢谢各位!

(责编:实习生、赵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