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美軍演劍指何方

2019年08月15日09:35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韓國和美國日前啟動二〇一九年下半年聯合軍事演習——韓美軍演劍指何方

   8月11日,韓國和美國開始舉行以朝鮮半島戰時狀態為假設的正式演習,主要目的是檢驗韓軍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所需的“初始作戰能力”。韓美於8月5日啟動2019年下半年聯合軍事演習,此次軍演的代號、計劃、內容等雖對外透露不多,但這是韓軍將領第一次擔任聯合軍演總指揮,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分析人士認為,在當前半島局勢快速變化的背景下,韓美聯手對朝施壓、推動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鞏固美國主導地位等,仍是此次軍演的重點用力方向。

   維持美韓同盟關系,聯合對朝施壓、促朝妥協。近年來,隨著半島局勢緩和,美國政府停止了2018年美韓大規模軍演,並先后在經貿、駐韓美軍費用等問題上向韓施壓,不僅在戰略層面影響了美韓同盟關系發展,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韓在反導、情報等軍事領域的既定合作。今年年初,美韓計劃在上下半年舉行聯合軍演,代號分別為“19-1同盟”和“19-2同盟”。盡管由於各種原因,此次演習名稱有所隱諱,但演習本身顯然有助於繼續保持美對韓的同盟承諾,確保美在雙邊同盟的主導權。

   同時,美朝在實現半島無核化目標的路徑上始終存在根本性矛盾,雙方究竟由誰先採取實質性行動來打破僵局,一直是制約朝核問題真正解決的主要難題。在當前半島無核化進程“屢談屢停”的情況下,美韓特別是美國政府中的保守勢力對朝示強的聲音日漸抬頭,要求繼續對朝“極限施壓”。如舉行聯合軍演,保持高強度軍事威懾,企圖促朝妥協讓步。

   檢驗韓軍作戰指揮能力,推動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據報道,演習不動用實際兵力和裝備,而是通過計算機模擬方式進行兵棋推演,分為“危機管理演習-防御-反擊”3個階段,內容包括危機管理程序演習、戰時轉換程序演習、作戰計劃施行程序演習、主要指揮官研討會/合同戰術研討等。韓軍聯合參謀本部、韓海陸空作戰司令部、韓美聯軍司令部、駐韓美軍司令部等參加演習,美韓為此組建了“初始作戰能力聯合驗証團”。此次軍演首次由韓美聯合司令部副總司令崔秉赫擔任總指揮,將集中驗証韓軍戰時作戰指揮權的運用能力。

   當前,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在韓國國內有著廣泛的民意基礎,也是文在寅政府執政的重要政績。根據計劃,經過本次初始作戰能力驗証、2020年的完全運用能力驗証和2021年完全執行任務能力驗証后,韓軍將於2022年實現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此次軍演是朝這一目標邁進的關鍵一步,韓國對此高度重視,事先從美增購F-35A隱形戰斗機和“全球鷹”無人偵察機等武器裝備,並承諾承擔更多防務責任,期望可以順利“過關”。

   掌控半島局勢走向,鞏固東亞地區主導權。保持半島局勢適度緊張,進而維護美軍事存在是美鞏固主導地位的重要手段。從以往情況看,美韓軍演始終是半島局勢發展演變的調節劑,軍演在一定程度上將為半島南北關系過快發展“踩剎車”,便於美國通盤考慮東亞整體布局。據外媒報道,美韓宣布軍演后,朝鮮反應強烈,近期多次進行發射活動,公開展示新式武器,表達對美韓的不滿,暗示美國違反中止聯合軍演承諾,朝鮮可能不再單方面履行首腦會談共識,並將為此探索新道路。在各種復雜因素綜合作用下,半島局勢可能繼續呈現出美國希望出現的適度緊張可控、便於借機漁利的局面。

   與此同時,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在美韓軍演之際訪問韓國,希望以軍演為契機,擴大美韓軍事合作范圍,推動韓國在地區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美國可能借機繼續推進美韓反導合作,勸說韓國同意部署陸基常規中程導彈,邀請韓國加入美方牽頭的霍爾木茲海峽“護航聯盟”等。這些在安全領域對韓的拉攏之舉,與美國政府的經貿施壓政策相配合,意在加大美國對亞太地區事務的控制權,將給半島和地區局勢增加新的復雜因素。(陳岳 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

  →→更多軍事新聞

(責編:申玉環、吳三葉)